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60、一个月的妻子

160、一个月的妻子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073  |  更新时间:

迪曦芙有些不可思意,他既然都选择了和林静雅结婚,为什么还要将资金放给她。

这两件事是一道单选题,如果他选择了给她签字,那么她会澄清和他的绯闻,林静雅也就不会再逼婚了。

如果他选择和林静雅结婚,那么他就不用在给她签字了。

“什么事?”

“我下个月就结婚了,我要你这个月做我一个月的妻子。”

迪曦芙冷笑出声,“宫雪仇,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太过分了吗!你下个月都要结婚了,你竟然要我做你一个月的妻子!”

宫雪仇知道她不愿意接受,可他没别的办法了,他只想和她在一起,哪怕只有一个月也好。

他的语气也渐粗,“就这一个,你要是答应我一个月后签字。你要的资金都会转移到你的公司。这一个月同吃同住,但我不会逼你和我做你不想做的事。”

迪曦芙错愕的看着他,在他说要他做她一个月的妻子时她想到就是这个,可他竟然说他不会逼她,那么他到底要她干什么。

宫雪仇看着呆怔的女人,知道她的反抗不再强烈,“我不会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只是这一个月在我的身边。你要是答应一个月后我签字。行不行?”

迪曦芙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一个月,如果他不侵犯她的话那么她想她是可以忍受的。

“好,一言为定。我做你一个月的妻子,你一个月后给我签字。”

“行。从明天开始,明天下班后我在家等你。”

“好。”宫雪仇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脸上的阴暗有了一丝缓和,至少他还可以拥有她一个月的时间。

“我先走了。明天见。”

迪曦芙进了自己的公寓,直到做在沙发上半天,也没想明白自己怎么这么冲动就答应他了。

毕竟是一个月的时间,毕竟要和他朝夕相对,她的心一阵的懊悔不应该这么痛快就答应他,至少晚上要回自己家睡才对。

不过不管她怎么不愿意,她都要面对明天和他单独相处的时间了。

第二天,迪曦芙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天色渐渐变黑,

助理敲门进来,“总裁,您还不走吗?”

迪曦芙看看天色,心下一沉,她总是要回去的,总不可能在这里躲一晚上,即便她不介意睡在这里,宫雪仇也不会放过她。

她点了下头,“回去,是该回去了。”

迪曦芙坐着保镖开的车回到了‘倾城’。

站在‘倾城’的楼下,看着楼上的灯光,迪曦芙的脚踌躇了半天才开始上楼。

站在大门外,迪曦芙抬眸凝着大门,手握了握始终抬不起。

蓦然,大门打开,迪曦芙看见一个身穿围裙的宫雪仇。

宫雪仇深邃的眸子打在她的身上,声音低沉一如当初一般好听,“进来吧。”

他不徐不疾,平淡得像是她好像只是刚出去回来一般。

迪曦芙略点了下头,跟着宫雪仇走进去。屋里弥漫着饭菜的香气。

“你先歇一会儿,马上就能吃饭了。”宫雪仇又进到厨房去。

迪曦芙看着这个穿着围裙忙碌的男人。

片刻,将自己的眸光扫向了别处。她上次来的匆忙走得急根本没有仔细看这房间。

她的眸光在客厅淡淡看了一圈,客厅里摆着那架黑色的斯坦威的钢琴,沙发、电视、茶几、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变,即使连那些细小的摆件也没变过。

迪曦芙深吸了一口气,幽幽走向窗边。她定定的站在那里,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记得这么清楚,甚至连一个摆设有没有动过位置都记得。

这不该是她的记忆,她不需要迪欣然的记忆,她只要迪欣然的仇恨就够了。

她盯着窗外的天色,漆黑一片,不见一点星光,犹如她的心。

沉沉的男生响在身后,“可以吃饭了。”

迪曦芙转回身,轻轻说了声。“好。”

迪曦芙和宫雪仇来到餐厅,宫雪仇做了四个菜还有一个汤。两个人慢慢吃着饭,谁也没在说话,一餐饭吃的寂静无声。

宫雪仇看着只扒着碗里的饭粒的女人,夹了菜给她,迪曦芙倒是没拒绝,她不是个矫情的女人,现在在计较这些实在是多余。

不过宫雪仇发现他她吃的饭真心的少,上次他以为她是不高兴看见他和厉成枫明争暗斗才不怎么吃饭的,可是这次比上次吃得还少。

吃完饭,宫雪仇也没有让她刷碗。

迪曦芙坐在沙发上看着不知道是什么的电视,满脑子都是空白。

她回来的晚,吃完饭已经就不早了。

宫雪仇收拾完厨房,走过来,“累的话去睡吧。”

迪曦芙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至少她可以自己躲在房间。

她径直的走进客房,不过进到卫生间,她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

她竟然没有带换洗的衣服,也没有带睡衣。她转身走出去,想和宫雪仇说一声,她要回家那趟衣服。

可在客厅里根本没有人,她犹豫着来到主卧,门没有上,只是虚掩着。

迪曦芙从门缝里看到男人,大手拿着一个相架,相架里的照片刺痛了迪曦芙的眼。

男人的眸子一直凝着那张照片,眸子中的深情,一如照片中的一般,还有梳妆台上放着的戒指,更似刚放去的一般,好像从来没有改变过位置。

迪曦芙依靠在墙上,她使劲的吸气让自己能平复波动的情绪。

迪曦芙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能让这屋里的一切都犹如七年前一般。

迪曦芙跑到玄关去拿自己的皮包,里面的药是现在唯一能支撑她的东西。

宫雪仇听见了外面的动静,循声找来,就看见蹲在地上翻皮包的女人。

她一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一手在皮包里翻找着什么。

宫雪仇眸色一暗,几步赶过去,“你怎么了?在找什么?”

他大手握住女人的肩膀就要扶她起来。

可是迪曦芙用力挥开了他,他的声音,他的气息,都让她承受不住。

她抓起皮包整个将皮包里的东西倒出来。

宫雪仇看着那一地药,心似被什么揪住了一般痛苦。“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药?你得了什么病?”

迪曦芙哪里还有精力在听他说什么,只是跪在地上找她的药,终于她发现了她要找的那种。她迅速的拧开药盒,才发现里面的药已经没有了。

她慌乱的将地上的药收到了皮包里,打开门就跑了出去。

宫雪仇紧跟着追了出去,他的脑子了一团的乱,她到底怎么了,到底得了什么病。

迪曦芙一口气的跑回了自己的家,拿到了药,就这样生硬的将药吞进肚子。

她依靠在墙上,慢慢滑落坐在了地上。她将头枕在曲起的双腿上,双臂将腿抱紧,整个把自己缩成了最小的样子。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将她掩住,她想是受难的精灵,全无半点生气。

宫雪仇急步走过来。他的声响惊动了女人。

迪曦芙的把自己抱得更紧,身体不受控地轻颤着。

宫雪仇眸色一沉,瞬时顿住脚步,她竟然在怕他。

宫雪仇的心被拧得生疼,他心爱的女人竟然怕他。

难道她以为他会伤害她吗。想到这,宫雪仇的心又骤然一冷,伤她的人除了他还有谁。

他不敢再靠近,定定地站在看着她。

感觉到男人没有再靠近,迪曦芙的状态似乎好了些。至少她不再发颤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应该是她的药发挥了作用,迪曦芙的手臂沉沉的从腿上滑下。宫雪仇意识到她应该是睡着了。

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手指柔柔地挑起她遮着脸的长发。她的眉紧紧蹙着,似乎沉浸在什么可怕的梦中。

宫雪仇慢慢的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轻轻地将她抱起。他的动作一滞,他知道她瘦了,却不知道她的分量竟会轻到这样的程度。

他的唇抿了抿,心疼席卷了全身。

他将她抱进卧房让她躺好。又把她的鞋脱下,让她平躺。

她的眉一直紧蹙着,宫雪仇用指腹轻轻的展开她的眉,轻声的低楠,“对不起,老婆。对不起。”

他知道当年的事对她是伤害,但他不知道当年的是对她的影响会这么大,大到会怕他,大到会每天都背着一堆的药。

他不知道她失踪的三年是怎么过的,他查不出来也无从了解,可是这些药无一不告诉他,她那三年过的并不好。

他将被子给她盖好,把她的脚握了好一会儿,他真希望可以这样一直握着她,是不是这样,她就可以永远逃不出他的手心。

他将她的一对小脚捂热了才放开。因为她的抗拒他不敢再她的旁边睡,他想他还是睡客房的好。

他起身走到客厅,又想起那些药。

他从她的皮包里拿出药看了半天,可是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英语。

他英语不错,可是太专业的医用术语他不懂。

宫雪仇掏出手机,将每一种药的标签都拍照下来。

他不懂不过还有个懂的,他打算明天找莫子辰问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