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57、以死逼婚

157、以死逼婚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306  |  更新时间:

不过她现在也没时间想这些,她看着时间快到了便走进操盘室,这里是她没有硝烟的战场。

也许是因为她比别人多了生死的经历,她的沉着和冷静没有人可以比拟,也正以为她超乎常人的冷净,让她在金融市场这个会令人疯狂的世界里,占领了主控的地位。她的每一次决策都能为她的公司带来不小的收益。

宫雪仇也在操盘室中,这是他的王国,他是这里的主宰,他游刃有余的主宰着一切。

不过他的手机打断了他的思路。“仇哥,刚才夫人来电话,说林静雅小姐割腕自杀,让你赶快去一趟医院。”

宫雪仇眸色一暗,挂了电话便出了操盘室奔向医院。

雷鸣熟练的甩掉了那些追踪宫雪仇的狗仔,绕了几圈才到医院。

这件事对南宫家和林静雅都是负面的消息。宫雪仇的母亲第一时间就封锁了所有的消息,好在医院是莫子辰的,所以他们到不用担心医院会将此事爆出。

宫雪仇急步冲进医院,林静雅是林姨的独生女儿,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宫雪仇只怕林静雅真有什么事,林姨会受不了。

一进到病房宫雪仇就抓住了莫子辰,“她怎么样了?”

莫子辰厌弃挥开他的手,“别动手动脚的,外面说去。”

宫雪仇只得听话的跟着他到走廊。“人是给你救回来了。不过再有这样的事别往我这送啦。我手下可还没死过人呢。我可不想破戒。”

宫雪仇没功夫陪他磨叽,“到底怎么个情况?”

“传统自杀方式,割腕加安眠药。胃洗了,伤口缝了,不过要过会儿才能醒。幸亏发现的及时,要是再晚来会,就不用送来了。”

宫雪仇的眼如最黑的永夜没有一丝的光亮,再强的阳光也照不进他的心里。

“多谢。”他沉沉的说。

莫子辰看看四下无人,“你到底打算怎么办?你老婆那边你到底说了没有?你们俩的绯闻闹得倒是挺大的。”

宫雪仇仰面一叹,“她对我只剩下恨了。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抗拒,每一次抱她,我都知道她的身体再抗拒我。”

莫子辰眼眸一亮,“除了抱还有什么?那个的时候,她什么反映?”

宫雪仇气得一脚照着他的要害踢去,“什么那个,没那事。”

莫子辰往旁边一闪,躲过了他的脚,“人家是卸磨杀驴,你可好用完了大夫就踢?我是问你们吻的时候,她有什么反映。新闻里都放视频了,你还说没有!”

宫雪仇恍然,“吻,有。我以为你问……算我错了。”

莫子辰轻笑了一声,“那你以为什么了?说说,我怎么不知道我这话还有歧义呀!”

宫雪仇气吼着,“莫子辰!!”

他知道莫子辰明明就是成心的。无奈的感叹真是损友不可交。

莫子辰看着恼了的宫雪仇知道不能再逗了,“行了,开个玩笑。不过你做好想好该怎么办。总这样不是个事。早晚都要解决的都尽早解决。”

宫雪仇点了下头,这个道理他当然知道,可他都说了,林静雅就是放不下,他还能怎么办。

宫雪仇回到病房,就看见满脸憔悴的林姨,他的心里内疚成了一团,“林姨,对不起。我……”

不等他说完,林姨‘扑通’一声就跪在他的面前。

宫雪仇慌乱的去扶,“林姨,你怎么了,你先起来!”

林姨摆着手就是跪着不动,“雪仇,我知道你不喜欢静雅。我知道婚姻是不能勉强的。可是你看这孩子魔症了。我劝了她几次她都不听。今天要不是我早晨给她送药去,只怕现在她早就死了。

雪仇,林姨求求你,就算你再不喜欢,只当是哄哄她,给她个名分,让她了了这桩心事。那怕过个一年半载的你们再离婚也成。只要先抱住她这条命。你知道我就她这一个亲人了。我……”

林姨说着已然是泣不成声了。

当年林姨的丈夫就是为了救贪玩掉到河里的宫雪仇才溺水身亡的,宫雪仇怎么能让她唯一的女儿也因为他而死。

宫雪仇双手搀起林姨,“林姨,你放心,我会和静雅结婚的。”

林姨似看见了一缕曙光,抓着宫雪仇,“真的,你说的是真的?”

宫雪仇郑重的点了点头,这是他要还的债。“我会娶她,会和她结婚的。”

林姨感激的点着头,老泪纵横,“这就好,这就好。”

宫雪仇扶着林姨坐在了沙发上,自己走近林静雅,她的脸上惨白没有一丝血色。这就是一直和他从小长到大的女孩,他一直想妹妹般呵护的人。他怎么可能不动容。

宫雪仇,你就是一个混蛋!你害了欣然,现在又害了静雅。

他咒骂着自己,他只有一颗心即便坚强如他,又能承受多少的打击。

日落,林静雅微微的睁开了眼,一眼便看见坐在她床边的宫雪仇。

她的一只手臂的骨折还没有好又多了手腕上的伤,她只得用另一只手抓着宫雪仇,“仇哥!仇哥,你别离开我。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宫雪仇安抚的摸着她的额头,让她安静下来,“我不走,不会离开你。我们……等你伤好了,我们就结婚。”

林静雅起身扑进他怀里,“仇哥,你没骗我对不对,你会娶我的对不对?”

“是,我们结婚。我没骗你。”

林静雅的唇弯成了月亮,她终于等到了她要的结果,虽然这个代价有点大,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知道每天早晨,她妈妈都会来给她送药。她算好了时间,让她妈妈可以在能救她的时间内发现她,虽然这样做也是有风险的,但是宫雪仇一直不同意结婚,她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当年迪欣然死了,让宫雪仇毁了婚,甚至等了她七年,她想即便他不爱她但经过这次的事,宫雪仇也必定会答应娶她。果然一切都和她设想的一样,宫雪仇终于答应了婚事。

林姨拿着晚餐进来正看见两个相拥的人,一时尴尬的不知是进是退。

林静雅倒是大方,看见自己的妈妈,就高兴的喊,“妈妈,仇哥要和我结婚了。”

林姨这才进来,看着自己又活过来的女儿,真是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我知道了,现在外面的新闻都在报道这件事。”

宫雪仇心口一窒,他一直在医院没有发布这条新闻,看来是他母亲做的,真是一刻也等不急了。

林姨将晚饭摆在桌子上,“雪仇快吃饭吧。”

林静雅小嘴一厥,“妈,你就是偏心,我也饿了。”

林姨笑弯了唇角,“这孩子,怎么还和雪仇挣。你还不能吃饭,大夫说了要吃流食。妈这就喂你。”

林静雅摇了摇头,“我不要你喂,我要仇哥喂我。”

宫雪仇接过粥,“好,我喂你。”他一勺一勺的喂这林静雅,看着那笑若簪花的脸,他的脸上却怎么也展不可那紧锁的眉。

迪曦芙已经在电脑上看到了宫雪仇承认和林静雅的婚礼在一个月后举行。她拿起了雪茄,慢慢的抽着。

她的脸色冷的像一块千年的玄冰,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和林静雅结婚。他的婚期在一个月一后。

迪曦芙眼里似浸着冰凌,他宁愿和林静雅结婚也不愿意将那些资金放走。他明知道她有多需要这些资金,即使她的投资是一本万利的那她也需要有投资的种子。

办公室里弥漫着雪茄的烟雾,她一只一只的抽着,直呛到自己咳嗽,可是却停不下来。

“总裁,你不下班吗?”迪曦芙的助理进来问,迪曦芙不走,她也不敢走。

迪曦芙抬眸看窗外,天色已经黑了。她扯了下唇角,“下班了。走吧。”

她起身随着助理走下楼。一片片闪光灯将黑夜映成了白昼。迪曦芙拿出墨镜带上,她不喜欢让别人看见她眼中的伤痛。几个保镖赶过来将她围住可也挡不住来势汹汹的记者。

宫雪仇要和林静雅结婚,那么无疑她就成了破坏人家家庭的小三,她成了抢人家丈夫的坏女人。现在所有的舆论导向都在抨击她,将她以前的绯闻和现在的叠加在一起,总之她就是个人人唾弃的狐狸精。

“请问迪小姐,你对宫雪仇和林静雅的婚礼有什么看法?”

“请问你和宫雪仇的关系现在是什么?”

“请问你在破坏人家感情失败后有什么看法?”

“请问你还将和宫雪仇保持这种不正当的关系吗?”

“请问你破坏了那么多次别人的感情后,有没有良心的谴责?”

“请问你要和林静雅道歉吗?你觉得愧对她吗?”

记者的问话一个比一个犀利。

“狐狸精!狐狸精!”人群不知是谁开始在喊,接着有有人喊,“贱女人!去死!”

她的保镖加上整栋大厦的保安都不能驱走群情激愤的记者和人群。

迪曦芙站在那里根本寸步难移。她默默的听着这些指责,根本无力回击。现在她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也根本没人要听她说什么。

人们想当然的认为宫雪仇和那个等了他七年的女人才是一对,而对于这个刚回过就天天和不同的男人报绯闻的女人想当然的认为她就是卑鄙的贱人。

迪曦芙的墨镜宽大,几乎遮住了半张脸,这才没人人看到她眼中的万般情绪。

人们的叫骂声越来越大,围上来的人群也越来越多。

保镖和保安都傻了眼这阵仗怎是他们这些许的人能抵得住的。

正在大家手足无措的时候,一阵阵车鸣声,压过了嘈杂的人声,大家循声望去就看见一辆辆的车队开了过来。整个大厦都被车包围住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