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56、没有忘记过

156、没有忘记过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75  |  更新时间:

宫雪仇知道,他不走厉成枫也肯定不会走的。而且他怕什么他家就在对面,他随时可以回来。

“小芙累了,厉公子,我们也走吧,好让小芙早点休息。”

厉成枫找不到拒绝的理由,点头答应,“好,小芙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迪曦芙扯了扯唇角,“慢走不送。”

现在不管他们说什么她都是一个原则,先把人送走再说。

迪曦芙把两个人送到玄关,宫雪仇蓦然转身伸手扯下她脖子上的丝巾,那片红晕就这样露了出来,正落入厉成枫的眼。

那是什么厉成枫很清楚。

迪曦芙没想到宫雪仇会如此,根本就没有防范这个。

等她回过神来抬手想遮住那片红晕时,宫雪仇顺势拉住她的手,他的力量很大,整个把迪曦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这次重了些,下次会轻点的。”

他的声音不大,但也足可以让旁边的人听见。

迪曦芙整个人僵在那里,在她刚想反抗挣脱他的手时。宫雪仇又先一步放开了她。

“厉公子,我们走吧。”

厉成枫脸上瞬时腾出了阴霾,以前他喜欢迪欣然结果宫雪仇搅了进来,现在他喜欢迪曦芙结果宫雪仇又搅了进来。

他走出楼门,站在自己的车前看着宫雪仇走近。

“怎么厉公子还不上车?”

厉成枫冷笑了一声,“宫雪仇,当年我爱欣然的时候,只因为她爱上了你,我才放弃了。结果却给你伤害她的机会。但是这次我不会再放弃了,我不会给任何人伤害小芙的机会!不管你们做过什么只要小芙没答应嫁给你,我都会追求她!”

厉成枫说完就上车扬长而去。宫雪仇大手攥成了,他邹然回身走进公寓。

迪曦芙刚走进浴室想洗澡就听见了刺耳的铃声。她穿上浴袍出去,就看见门镜里的宫雪仇。她不知道他又回来干什么,但她料定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开门,迪曦芙,我知道你在!开门!”他的声音好不掩盖着怒气。

迪曦芙也来了脾气,她打开大门,却站在门口,“你干什么!”

宫雪仇看着那穿着浴袍的迪曦芙,眸子瞬时一沉,“让我进去。”

“有什么话在这说。”

宫雪仇的下巴绷得紧紧的,“你确定要在这里说?”

“我和你没什么好讲的,要是没事就请回。”

“你不想谈,签字的事了?”

迪曦芙的眼帘颤了颤,虽然她不太相信宫雪仇会这么好心的和她谈签字的事,但是毕竟这是一个机会。她侧开身让宫雪仇进了房间。

宫雪仇顺手关上了大门,长臂一揽将她抱进怀里,反身将她压在门上。

迪曦芙气吼着,“宫雪仇,你说和我谈签字的事!”

宫雪仇也是火气未消,“我说过不许单独和他在一起!”

“宫雪仇!你凭什么干涉我的事!我爱和那个男人见面,要和那个男人约会是我的事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没关系吗?那你就永远别想得到我的签字!”

迪曦芙推着他紧贴在她身上的身体,“你本来也不会给我签字的不是吗?”

宫雪仇一只大手,捧着她的脸,“如果你肯听话我就给你。”

如果你肯听话我会给你所有你想要的一切,即便你想要我的命也可以。

“听话,怎么叫听话?除了嫁给你,其他我会做到。”

“好,我不逼你嫁给我,但是不要单独见厉成枫。”

“行。”迪曦芙痛快的答应了。

她可以不见厉成枫,而且她本来也没想单独再见他,当年迪欣然给不了他的,现在迪曦芙更给不了他。

宫雪仇将迪曦芙整个抱紧,将头地下靠在她的肩上。

迪曦芙推搡着他,“你放开我!”

“别动,让我靠一会儿,就一会儿。我不会做别的事的。”

他的头枕在她的肩上,感受着女人的体温,鼻息里全都是她的体香,他到底有多想她,到底有多少次梦见过她。七年了,他已然是数不清楚了。

多少次的梦中他都梦到了他,可是一觉睡醒,全都是空的。现在她终于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他只想感受到她的温度,她的气息,他要确定她在,她就在他的身边。

男人的气息就这样打在她的皮肤上,他的气息,他火热的怀抱,曾经都是迪欣然贪恋的东西。

迪曦芙,迪欣然已经死了,永远不要忘记她的仇恨!她默默的对自己说。

片刻后,女人打破了这份宁静,“我要休息了。你走吧。”

宫雪仇缓缓起来,他知道她也累了一天,的确需要好好的休息。“好,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宫雪仇终于放开了迪曦芙,走去了大门。

迪曦芙将大门关上,无力的靠在大门上,他的气息他的温度,原来她的身体从来没有忘记过。可是他越是对迪曦芙贪婪,她就越恨他。

宫雪仇,迪欣然和整个迪家的仇会和你算清楚的!

转天,宫雪仇在办公室便看到了网上散布的,他要和林静雅结婚的消息,不用问他也知道,只是他母亲做的。

雷鸣走了进来,“仇哥!外面来了好记者都在问,网上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你看……”

宫雪仇的唇,抿成了直线,他母亲这完全是逼婚的节奏。“告诉他们子虚乌有。”

雷鸣刚要转身离开他的手机就响了。

雷鸣一看竟然是夫人的电话,他不敢耽误立刻接了。

等他在挂上电话时,他的脸纠结成了一个,“仇哥,夫人来电话说,凡事记者问和林静雅的婚事都回答是。”

宫雪仇明白,他的母亲已经出面干涉这件事了。这一次他母亲把事情闹得这么大看来是不会轻易的放弃了。可是迪欣然要怎么办。他知道她不会嫁给他,可是他也不想娶林静雅。

他七年没有和林静雅结婚就是为了给迪欣然一个交代,他觉得是自己负了她。他欠她一个婚礼,一个婚姻的承诺。

但是看来迪欣然是不会要了。他顿了一下,“先不予回答。”

雷鸣出了办公室,按着宫雪仇的意思,对所有的记者提问都不予回答。

宫雪仇落寞的看着对面大厦的窗子,现在太早了,她应该还没有来吧。

他猛然意识到有什么人站在他的身后,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的母亲不知何时进到了办公室。

“妈妈,你怎么来了。”

自从迪家覆灭后,他的母亲再也没在明市露过面。只怕被别人看到。他没想到他的妈妈会来公司。

宫雪仇的母亲,踱步走到沙发坐下,神态举止依旧是那么的优雅。

“我不来,你就打算对结婚的事不与承认。”

宫雪仇眉心紧蹙,“妈妈别再逼我了。”

片刻,轻轻的一声叹息,“你是我的儿子,难道我想逼你吗?在林静雅和你之间,我当然会选择你的立场。但是你知道,当年林静雅的爸爸是为了救你才死的。这是咱们家欠人家的,我们是要还的,而且林姨这么多你对你的养育之恩,你也是要报的。你让我怎么办。”

女人的口气中透着无奈,如果可以她当然希望能让自己的儿子高兴,毕竟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一辈子这么痛苦。

宫雪仇看着自己的母亲,走到她的身旁,在她的旁边坐下。

“雪仇,虽然我不喜欢那样轻浮到可以天天绯闻漫天飞的女人。但是要是你喜欢,只要你和林静雅结婚,你外面的事,我不会干涉。就算给静雅一个名分吧,毕竟她等了你那么多年。雪仇,她都33岁了。她所有的青春都用来等你,到了现在你不娶她,你让她怎么办?”

她的眼中满是颓然,宫雪仇从来没见过他的母亲会有这样无能为力的时候。

“妈妈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想。”

宫雪仇的母亲点了下头,“我等你的消息。”

宫雪仇让雷鸣送他的母亲回去。大厦楼下两辆轿车交错而过。

宫雪仇的母亲,看着对面车里妖孽般的女人。怪不得他的儿子会不可自拔的陷进去,这个女人连女人看了都会想多看几眼。

迪曦芙正开着车没有注意到旁边驶过的车子里那个她熟悉的身影。

迪曦芙在楼下便被记者围住,问她对于宫雪仇结婚消息的看法。迪曦芙面色平静得没有一丝的波澜,亏了宫雪仇给她配的保镖一直开车跟着她,她才能安然的走进大厦。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迪曦芙便打开电脑,网上全都是宫雪仇结婚的消息,但所有的媒体都在跟踪宫雪仇对此时的答复,但是宫雪仇对待这件事的官方回答始终是不予回答。

迪曦芙知道这是林静雅在逼婚。但是宫雪仇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她心里始终没有底。

他是选择和林静雅结婚还是会签字放弃那些违约赔偿。

正想着,她的助理抱着一大束玫瑰花走进来,“总裁。有人送花来了,这是卡牌。”

迪曦芙打开卡牌一看,‘我从今天开始正式追求你,别拒绝我的追求,给我一个机会。’

迪曦芙知道这是厉成枫送来的花。她挥了下手,示意助理把花拿出去。

她需要的早已不是这些了,她要的只是看着宫氏,一点一点的毁在她的手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