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53、从来只有你

153、从来只有你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359  |  更新时间:

宫雪仇起身走到她身后,几乎就挨在她的身上,幽幽的看着楼下,“你觉得我在意她吗?”

迪曦芙清冷的扯了下唇角,“那你在意谁?”

“在意你。只在意你,从来都只是你。

宫雪仇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如果不是在意你,我为什么要陪你演这出戏。你为了解谁的绯闻连这样破坏人感情的恶名都肯担?”

迪曦芙骤然转身,由于宫雪仇和她挨得太近,她整个转进了男人的怀抱。她抬腿就向后退,结果男人的手臂先一步将她搂紧。

“你既然知道,那你还陪我演下去?”

“因为我不想看见你和别的男人的绯闻。到底是为了谁?是为了厉成枫还是冷峻?”

她这么恨他,都能为了这个人逼着自己去和他亲热。这个人到底是谁?

迪曦芙推搡着他,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开,“既然这么在意我,那你把字签了。”

“我说过只有你和我结婚我就签字,而且不光是这些,就算你要这个南宫集团我也会给你。”

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可以将从迪家得到的一切加倍还给你。

迪曦芙整个一颗心绞得生疼,他为了南宫集团覆灭了迪家,把迪欣然逼上了绝路,可却为了让迪曦芙嫁给他将南宫集团都拱手相送。她只觉得迪欣然很好笑,竟然还再为那个打火机心颤。

“宫雪仇,我不会嫁给你,永远不会嫁给你,就算死也不会!”

宫雪仇面色一冷,难道她为了躲他还要再死一次吗?

他心着实的疼了一下,口气森冷的要命,“你敢!你要是想死,除非我先死了!”

迪曦芙清冷的笑着,笑得连她自己都觉得冷得瘆人。

“宫雪仇,你关心错了人了。我死不死和你没关系,不过她可能快死了。”她侧头看着窗下。

宫雪仇顺着她的目光也望过去,只看见越来越多的人群将林静雅围在里面。

宫雪仇眉头紧锁,照这样下去,这件事只会越闹越大,万一再发生一个踩踏事件,不光林静雅有危险,这些围观的人也会有危险。

他收回一只手臂,掏出手机给雷鸣打了一个电话。“雷鸣,想办法送林静雅回‘雅居’。”

迪曦芙趁着他只有一只手臂搂着她的时候,立刻挣脱了他的束缚,她抬腿就往办公室的门口走。

宫雪仇挂断电话,深邃的眸光打着女人决绝的背影,“你要是现在走了,就白上来了。”

迪曦芙脚步一顿,的确,她要是现在走了,就真的白上来了。她上来就是为了给所有的人遐想。认为她宫雪仇有了关系,只有这样,所有新闻的焦点就会是她和宫雪仇,她和厉成枫、冷峻的绯闻也就不攻自破了。

而且只有这样林静雅才会向宫雪仇逼婚,宫雪仇如果想甩开这个麻烦,就只能签字。可如果她这么快就下去,那么这个计划就白弄了。

宫雪仇看着一动不动的女人,知道踩到了她的软肋,他折回沙发坐下。

“过来坐下,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迪曦芙无奈,她总不能一直这么站着吧。她选了离宫雪仇最远的地方坐下。

宫雪仇倒是也懒得和她置气,起身自己坐了过去。

迪曦芙看着坐过来的男人,刚要站起来,就被他按在了沙发上,“我刚才的问题还没回答我能。”

迪曦芙不喜欢和他这么近距离待在一起,挥开他的手,“别碰我。”

宫雪仇却一只手反手将她搂紧,另一只手掐住她的下颌,“说,这次是为了谁,是冷峻还是厉成枫。”

迪曦芙挣扎着,这个姿势她十分的抗拒,她不想和他纠缠,况且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都是。你放开我。”

宫雪仇对这个答案还比较满意,至少说明她还没有爱上其中的某一个。

“那昨天晚上,你厉成枫都去哪了?干了什么?”

迪曦芙狠狠得瞪着宫雪仇,她去哪做了什么,他有什么资格问这些。

“你凭什么问我!我为什么向你解释?”

宫雪仇将她攥得更紧,“因为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宫雪仇觉得自己快要被她逼疯了,一想到她和厉成枫在一起一夜他就受不了。

迪曦芙恨极了他的霸道,凭什么他说她是他的,她就要是他的。

她冷笑着,“你想知道?好,那我就告诉你。我们去开房了,后面的还要我说吗?你还想听什么?听他怎么亲我,都吻了哪里,还是我们怎么做的,都用了什么方式。”

宫雪仇脸色瞬时变得青黑,他明知道她在气他,他查过昨晚所有宾馆酒店的入住记录,根本就没有这两个人的。

可他还是压抑不中心中的愠怒,掐着她下颌的大手蓦然发力,她的嘴被迫张开,他的嘴堵住她的唇。

迪曦芙摇晃着头想挣脱开他的束缚,可是他的手死死的掐着她的下颌,她根本就动不了。

她的手使劲的捶打着男人的背,可对男人没有丝毫的作用。她被动着承受着这一切。

她的唇在楼下时已经被他厮咬破了,现在他的动作让她的伤口更加的疼痛。

迪曦芙猛然想起男人要做什么了。他身边容不下脏的东西。当年迪欣然被厉成枫强吻他就是用这种方法将她洗干净的。

她的身子不由得一颤,她绝不允许他对自己的侵犯。心中也满是懊悔不该激怒他。

她使足了力气推搡着他,甚至用手去揪他的头发,逼他松开。

宫雪仇注意到她抵死的抗拒,他终究还是松开了她。那双深邃的黑眸,咄咄的凝着眼前的女人。那眸子里浸着的黑色绞着万般的情绪,那些是什么,迪曦芙看不懂,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

少顷,才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到底有没有让他碰过?”

他就是想让她亲口说出来。迪曦芙的唇已经被他弄到红肿,她下意识的咬了下下唇,结果疼得她松了口。“没有,他没碰过我。”她不想在激怒他。

“昨天晚上在哪过的夜?”

“公司。”

宫雪仇的手的力道放松下来,“以后不许在气我。也不许再单独和他在一起!”

迪曦芙狠狠的瞪着他,一双藏着刀子的眸子直直的射向他。

“放开我!”她气吼着,都说清楚了,他怎么还不放手。

宫雪仇的眸子从她的脸上往下移了移,就看见她领口露着的地方,他一低头就吸住。

“你……”迪曦芙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果然当男人把头抬起的时候,那里留下了他的标记。他想宣誓主权般的在她身上烙上了自己的印记。

迪曦芙的手不受控的扬手打他的脸。她真的被气疯了,这个位置正在领口处,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见。她要给人们的是遐想,并不是要坐实这件事。

宫雪仇没有躲,就这样等着她的手挥在脸上。一声清脆的声音后,迪曦芙只看见男人深邃似深海般的黑眸,那黑眸似乎要把她吞噬进去,她的手颤了颤没有再打第二下,只是眼眸里泛出了水泽。

宫雪仇松开了紧搂着她,他就是要把这件事坐实,让所有人都知道迪曦芙是他的。

两个人说也没再说话,房间里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良久,宫雪仇拿起遥控器打开墙上的液晶屏幕,那是和网络相连的电视,几乎所有的网站都在报导,林静雅的消息。所有的人都在同情林静雅,谴责迪曦芙。

迪曦芙的脸上不见一丝波澜。她原本只想等宫雪仇来了,两人在上演一段激情的戏就够了,可她没想到林静雅来了。

不过她没有取消自己的计划,即使她明明知道这样对她很不利,她还是走过去了。当她看见林静雅那满是泪的脸,心里从来没有过的痛快。

宫雪仇浏览了一遍新闻,口气低沉暗哑,“现在的新闻对你很不利,你想怎么办?”

迪曦芙抬眸看着他,“你签字,我宣称推出,成全你和林静雅。”

既然他怎么在意迪曦芙,那么就让他为了保全迪曦芙的名誉签字。

宫雪仇只觉得听着刺耳,她竟然要成全他和林静雅。

“我的话从来不说第二遍,我都已经说了三遍了,你还记不住是不是!”

他现在唯一的砝码就是压这这些资金,他当然不会松口。现在除了这件事他也找不到,能把她留在身边的理由了。

迪曦芙冷哼了一声,“我也说了三遍了,你是不是也记不住!”

宫雪仇负气地将遥控器丢在一边,两个人谁也没再说话。

春日里和暖的阳光照映在房间里,似乎想暖了房间里的清冷,可两个人紧锁的眉是那化不开、逝不去的仇。

迪曦芙在他的办公室里坐了两个小时,终于坐不住了,她也有公司要打理,这样的新闻对她的公司是负面的,她也需要去处理。她起身就往办公室大门走。

宫雪仇起身跟上她,“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

“你觉得你能这么堂而皇之的走到对面的大厦里吗?”

虽然林静雅被雷鸣送走,但外面的记者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一定都在外面守着呢。

宫雪仇拉着迪曦芙的手就走。迪曦芙往回抽着自己的手,可男人攥得太紧,她根本抽不回来。

宫雪仇带着她从大厦的一道暗道直接走到停车。他开车带着她兜了几圈确定没人跟着他们才开回迪曦芙的公司。

迪曦芙下了车头也不回的就走进自己的公司。

一进办公室助理就进来报告,“总裁,冷先生一直在等您。”

迪曦芙知道他说的是谁,冷先生只能是冷峻。“带他进来。”

给读者的话:

求推荐!!求收藏!!求月票!!花语每天对着电脑码字8小时,实在是撑不住了!亲们让花语喘口气好吧!今天两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