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46、请你再抱紧我

146、请你再抱紧我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452  |  更新时间:

迪曦芙抬眸一看是宫雪仇。

宫雪仇走进电梯,“迪小姐这么晚才回去吗?”

迪曦芙扯了下唇,“宫总裁也不早。”

接着便是一片寂静,谁也没在说什么。

迪曦芙下了电梯便到停车场取车,宫雪仇一直跟着她。

迪曦芙以为他也要到停车场娶车,但却不曾想,当她打开车门时,宫雪仇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迪小姐应该不介意让我打个顺风车吧。我得车不在。”

他说的是实话,他让雷鸣送林姨回‘雅居’了不过他当然不会告诉迪曦芙是他不让雷鸣回来接他的。

迪曦芙狠咬了一下下唇,他都已经坐上了。她还能说什么。

迪曦芙上了车,启动了车子就往‘倾城’驶去。

“迪小姐是第一次来明市吗?”

“是。”她静静地答道。

“想不到迪小姐这么快就熟悉了明市的道路。”

“不是我熟悉明市的道路,是车载导航熟悉。”

宫雪仇这才注意到她方向盘附近开着车载导航了。

迪曦芙似乎并不想在继续和他的话题,素手一按,电台里一段音乐飘了出来,是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

“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不再见你,你才会把我记起,时间累积,这盛夏的果实,回忆里寂寞的香气。我要试着离开你,不要再想你,虽然这并不是那么容易,你曾说过会永远爱我,也许承诺不过因为没把握,别用沉默再去掩饰什么,当结果是那么红果果,我以为你会说什么才会离开我,你只是转过头不看我,不要刻意说,你还爱我,当看尽潮起潮落只要你记得我,其实不必说什么,才能离开我,起码那些经过属于我。回忆里爱情的香气,我以为不露痕迹思念却满溢,或许这代表我的心。不要刻意说你还爱我,如果你会梦见我,请你再抱紧我。”

车内一阵的寂静,唯有这歌曲一直再清唱。歌词里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生生刺在两个人的心上。

宫雪仇的手紧攥着拇指按在他的戒指上。他心紧成了一团,这首歌无疑是他和迪欣然的写照。

不知道是天意还是纯属巧合,偏在这个时候电台播放这首歌。

迪曦芙的脸色不好,不过这个时候去关,又显得太刻意。

她只能盼着这首歌快点结束。

好不容易这首歌完了,不过她的脸色也更不好看了。

宫雪仇看着她惨白了脸,“你没事吧?是不是哪不舒服?”

迪曦芙看了一眼后视镜,蓦然把车开到路边停下。伸手从后坐上把皮包拿过来,从里面掏出一瓶药,看也不看倒出来就放到嘴里,没有水就这样吞下。

她的动作很快,宫雪仇没有看清楚药瓶上的字,只看见满满的都是英文。

“你身体一直不好吗?莫子辰是留美回来的著名医生,有时间去他那里检查一下,他的医术很好的。”他幽幽的问。

她吃药的动作,足以见得她是经常吃药的,而且这个药应该是她每天都吃的,不然不会放在皮包里随身携带。

她的身体状况让他担忧。

迪曦芙扯了下唇,“宫总裁似乎关心错了人。你该关心的是你的未婚妻。”

她放下皮包,有将车开回了车道上。

宫雪仇心口一窒,他知道今天林静雅扑进他怀里会让人误会,可是他当时实在是推不开。

“她不是我的未婚妻。”虽然他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是多余的,但是他还是想告诉她,他和林静雅真的不会是那种关系。

迪曦芙轻笑了一声,笑得那样的凉薄,笑得宫雪仇一阵阵心冷。

他的大手捻了捻太阳穴,他真心的不知道该如何和她说清楚。

两个人谁也没再说什么,似乎说什么都是错,又似乎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宫雪仇默默的看着车窗外的景物飞逝,欣然,要是车子能这样一直开下车,我们会到永远吗?

可是路总会有尽头的,他们的车子开进了‘倾城’。

宫雪仇规矩的下了车,轻声的道了声谢谢,便转身上了楼。

迪曦芙也回了自己的家。

一条路,两个方向,另个人终究是背道而驰。

宫雪仇走进自己的卧房,床头上依旧摆放着两个人的那张照片。女人柔美纯净的面庞好似天使一般。照片里两人眉宇间那化不开的爱刺痛了男人的心。

他把照片紧紧按在自己的心口上。欣然,我们注定是回不去了,是不是。

如果没有了爱,那么就恨吧,只有能让把你留在我的身边,即使是恨也好。

第二天,迪曦芙在办公室里接到了业务部的电话。

“总裁,原来和我们谈委托投资的几个客户,现在都拒绝来我们公司了。”

迪曦芙脸上一僵,“为什么?说原因了吗?”

“没有,只是说不来了。”

迪曦芙已经大概猜到了原因,她在挖宫雪仇的墙角,宫雪仇不会坐视不管的。

“给他们打电话,说我要亲自和他们约谈,地点由他们定。”

“是。”业务部的经理立刻就答应了。

迪曦芙挂上电话,唇角露出一抹邪笑。她就不相信这些爱找腥的男人能拒绝和她单独约谈。

果然,没一会儿的功夫,业务部就将约谈的时间和地点给了迪曦芙。

迪曦芙看了看单子上时间和地点,一水的晚上,一水的酒店。

酒店和餐厅不一样,上面就是客房。可是不像宾馆那么明目张胆。

迪曦芙冷笑着,还都挺含蓄的。

她随手拿起电话拨出一通,“我把这几天晚上的安排传给你们,你们把人提前安排好了。”

“是,是。总裁放心,这事一定办好。”

这是她旗下的两个媒体,不过现在还没人知道这两个媒体是她的。

下了班,迪曦芙换上了一身洋装,斜肩的领口半露着她的香肩,衣服紧身的剪裁贴着她玲珑的曲线,好似她的第二张皮肤。

洋装不长,半露着她白皙的大腿。她的腿很好看,洁白如玉,腿型也美,真是多一丝则肥少一丝则瘦。

脚下踩着十公分高的高跟鞋,让她的身形更加的窈窕。

她就这样走进酒店,里面的客户看这她走进大厅,眼睛都直了。

她款款轻笑,落落大方的伸出手,“廉老板好。”

廉老板似才回过神来,赶忙伸出手将她的玉手握住,“好好,迪总裁好。”

迪曦芙唇角露出个甜美的微笑,“廉老板长我几岁叫我迪曦芙就好。”

廉老板连忙点头,“好好!”

他的手一直握住迪曦芙的手,迪曦芙也没往后抽,就是一个手,让他握去,还能掉下块肉。

廉老板摸着那细滑的手可就放不下了。一双眼睛,毫不避让的看了她千年遍。

不禁暗赞,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尤物,要是一个投资可以及转到钱又转到美人,那可真是双赢。

一会儿,侍应生走过来让两人点餐,廉老板才不甘心的放开手。

这一餐原来迪曦芙要请客的,可廉老板死活不让,在美女面前,他怎么好让女人请客。

一瓶几万块钱的拉菲也让他开了。一桌子的菜少说又花了上万。

迪曦芙倒是一一笑纳,一边吃着一边和他谈投资的事。

几杯酒下肚,廉老板也说了实话,“迪曦芙,不是我不想把钱放到你那里,只是南宫家的提出了如果违约就要让我赔偿违约金,而且他们还提高了我利润分成的一个点。我也没有办法。对了,这些事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迪曦芙眸色一敛,的确这些客户肯定都是和宫雪仇的金融公司签了合同了。合同中必定会有违约赔款这一项。

这项赔款宫雪仇可以不要,就像是对厉成枫和孙道成一样,说放就放。

但要是要的话这笔款子是一定要付的。而且那一个点的利润分成也的确是不小的诱|惑。

怪不得这些客户都不来迪氏了,不挪地方既不用赔款又可以多赚利润,何乐而不为呢。

迪曦芙押了口酒,“多谢,廉老板如实相告。我不会说出去的。”

两个人一直吃到深夜,廉老板还没有放她走的意思。

迪曦芙只得起身告辞了,“廉老板,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开晨会呢。”

她的言下之意,廉老板又怎么会听不出来,摆明了就是要走了。

廉老板摆了下手,“诶,我们难道谈得高兴,就这么走了多可惜,不如我们到楼上坐坐。”

迪曦芙暗自好笑,楼上是客房,到楼上坐坐,是坐坐还是做做。

“廉老板,要是将来投资在我的公司,我们有的是机会。”

话说得明白,他的钱还没到位呢。

廉老板也是一脸无奈,“不是我不想来,那个利润的一个点的分成我可以不在乎,只是那个违约赔款……”

迪曦芙勾了下唇角,“廉老板的意思是说,只有宫雪仇免了你的违约赔偿,你就把钱投到我迪氏?”

廉老板马上说:“那是,那是,要是那样我当然要投资到迪氏了。”

迪曦芙站起身,“好,那我们就到时再谈我们的事。”

廉老板一脸茫然,也随之迪曦芙站起身,“难道你有办法让宫总裁免了我的违约赔偿?”

迪曦芙没回答,轻笑着就往外走。廉老板紧跟着她出来。

走出门口,迪曦芙蓦然转回身,小手一拉廉老板的领带,将他的人整个拉近自己。

在他的耳边低语“廉老板不必问那么多,只有记得我们刚才的约定就好。”

廉老板被她这一拽,拽到大脑发了蒙,她的气息如此的惑人,动作如此的煽然,赶忙点头到,“好好,我一定记得。”

两个人从后面看,迪曦芙的头正挡住廉老板的脸,两个人仿佛在拥|吻。

片刻,迪曦芙放开廉老板的领带,帮他整理好衣服,她的小手似带着火,廉老板的身上被她碰得一个劲得窜火。

迪曦芙轻拍拍他的肩膀,“廉老板,我先走了,后悔有期。”

廉老板直到迪曦芙走远才回过神来。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