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43、放过自己吧

143、放过自己吧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386  |  更新时间:

可是在看到迪曦芙本人事,金凯的某些想法就改变了。他玩女人玩的太多了,什么样的女人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对于迪曦芙,他敢断定她觉得不是个随便的女人。而且她骨子里的干练和超脱的气质让人看着就觉得她不是个随便可以征服的女人。不过这样的女人他更喜欢了。

原来他只是想借着投资占些便宜就是了,现在他却想好好的认识认识他眼前的这个女人。

“不急,迪小姐不是赶时间吧?”

迪曦芙只好说:“不,不赶。”

“那就好,一会儿我们一边和咖啡一边聊投资。不过我现在到时候想知道,迪小姐是第一次来大陆吗?”

迪曦芙轻点了下头,“是的。”

“那迪小姐的国语说的很标准。”

“是,我母亲是华人。”

“哦,听说迪小姐师从金融巨匠索罗斯。”

“是。索罗斯是我的恩师。”

这时侍应生端上了两杯咖啡。金凯抬手示意,“迪小姐尝尝我的咖啡如何。”

迪曦芙喝了一口咖啡,果然是世界顶级的咖啡,这种咖啡没有了原有咖啡的苦味,可起来浓郁的咖啡香气里还似乎绞着巧克力的香味。

迪曦芙忍不住赞叹道,“真好喝。”

金凯倒是大方,“迪小姐要是喜欢的话,我这里可以提供迪小姐免费的咖啡。”

“不用,我其实不怎么喝咖啡的。对了,金先生现在可以谈一下你想做的投资了吧。”

无功不受禄,迪曦芙现在一直在盘算着金凯到底约她做什么投资。

金凯也喝了一口,“我的投资很简单,能赚钱就行。我可以将我资金都委托迪小姐进行投资,甚至可以将我每日的沉淀资金都给你的公司做投资。不过我要的是盈利。迪小姐听懂了没有。”

迪曦芙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迪曦芙抿了口咖啡,“我想金先生在明市那么多年,一定有自己的一条投资的渠道,金先生为什么要找我?”

金凯弯了弯唇,“咱能换个称呼吗?我叫你小芙,你叫我金凯。”

迪曦芙点了下头,一个称呼而已。

“好,不过金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不错,我是一直有我自己的资金进出的渠道,但他们要的点位太高,而且资金周转的太慢,我不想在舍近求远了。我知道你现在企业正在扩张的时期,我也知道你需要钱,而我有的是钱,我们各取所需不是正好。”

迪曦芙陷入了沉思,她的确需要钱扩张她的公司,她的公司虽然初具规模,但和几大家族比还是差了一截,她如果能借助金凯的力量那是在好不过了。可是金凯的钱都是倒卖商业情报得来的,帮他是有风险的。

“对不起,金凯,我现在还不能给你答复,轻给我几天时间考虑,我考虑好了,给你答复。”

金凯点了下头,“不急,你想清楚再告诉我。”

迪曦芙弯了弯唇,不过眉头轻轻一蹙,她的心脏慌得厉害。

这就是她不喝咖啡的原因,她的心脏不好,一喝咖啡就会心慌。不过这次她的心脏实在跳得厉害,终于没忍住在脸上有了表情。

“小芙,怎么了。”

金凯看出她不对劲了,她的脸泛出不自然的红晕。他起身过来,在她旁边坐下。

“没什么。要是没有其他的事了,我先告辞了。”她说着起身就要走。

蓦然间手腕被金凯握住,“等一下,你告诉我,你到底哪不好受?”

迪曦芙心慌得站不住再加上他拽着她手腕的力气,整个人又跌坐回去。她的手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心脏,另一只手打开自己的皮包,在里面翻找。

不过她实在是太难受了,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

金凯瞬时明白了她的目的,“是找药吗?不介意的话我帮你找。”

迪欣然点了下头,她现在哪还有经历介意这些。

“帮我找治心脏的药。”

金凯这才知道她心脏不好,不然好端端的人皮包里为什么要放着治心脏病的药。

不过不找不知道,他没想到她的皮包里还有其他的药,但是金凯现在也没心情探究这些,迅速找到了心脏病的药给迪曦芙喂到嘴里,让她含着。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心脏不好。这个咖啡有促情的作用,对心脏的刺激要比其他的咖啡大。”

他看着她的红晕还以为是他手下的人给她下了药呢,毕竟他也是卖这个的。他还在想他手底下的人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干当着他的面动手。

结果到不是他的手下私自行动,而是这姑娘心脏不好,受不了这刺激。

半天,迪曦芙小小的心脏才恢复了正常。

金凯又让侍应生拿了温水给她喝了。

迪曦芙脸上的红晕也终于退下了。

金凯看着她,“你的身体很不好吗?怎么皮包里有那么多的药?”

迪曦芙堪堪一笑,“几年前得了一场大病,不过现在好了。麻烦你帮我找药。”

“都怪我,要是不坚持让你喝咖啡就好了。以后还是请你喝茶吧。”

说实话,金凯也是一个帅气的男人,尤其是他难得的正经的时候。就像是在现在。

不过他眉宇之间那股自带的匪气,还是让迪曦芙不喜欢。

“我没事了,告辞了。”迪曦芙起身礼貌的和金凯握了下手。

“期待下次见面。”

迪曦芙微笑着点了下头。

回到公司,迪曦芙的脑袋便陷入了深思,她知道金凯的本事,她想让他帮她查一些事,一些很多年前的事。她想以他的本事,一定能查到的,但是,前提是让他必须依附于她,否则谁又能控制的了金凯。

天色已暗,雷鸣走进办公室,“仇哥,夫人让你回家吃饭。”

宫雪仇的眸色一沉,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他还是听话的回了‘雅居’。

一到‘雅居’,林静雅就迎了出来。“仇哥,你回来了。”

她乖巧的接过他的西服,贤惠的像个妻子。

宫雪仇直接走上楼,去见自己的妈妈。

书房里有个一个贵妇正看着电脑,听见宫雪仇进来的声音,连头也没转过来,

“你还知道回来!是不是不叫你,你永远不会来见我。”

宫雪仇低了下头,“您找我来是什么事?”

“什么事,你还好意思问我?公司到底出了什么状况,竟然有那么多人要从南宫集团撤资?”

“妈妈,明市新开了一家金融公司,会出现分流的状况在所难免。”

“这是什么话,我们南宫是在明市这么多年了根深叶茂,怎么会她的公司已开业就拽走了那么多的资金。有厉成枫还有孙道成的,其他的人我就不说了,你该知道这对我们公司的影响。”

“妈妈,公司的根基根本就没有影响,你不必太紧张。”

“我能不紧张吗?一个迪欣然就让你七年都没有忘记。现在又来了个迪曦芙。雪仇,你别告诉我,你被这个妖精般的女人迷住了!”

贵妇蓦然转身站起,那张优雅的脸上瞬时就显得凌厉。

宫雪仇避开他母亲的咄咄的眼神,每一次看见他的母亲,他心都会瞬时一阵的揪痛,如果当年不是他母亲一定要让迪楚平死,那么迪欣然也不会绝望到跳海。

他的声音暗沉,“妈妈,我没有。”

“没有吗?没有你怎么明知道她的公司成立却连一点防御措施都不做,怎么明知道她挖你的墙角,你却什么补救都不做。你是放纵她的所作所为,还是在报复我!你还在怪我当年……”

“妈妈,求您别再说了。”宫雪仇实在不想再听到当年的事。

他的妈妈眸子瞬时一敛,“你果然还在在意。那个丫头就这么让你放不下吗?你到底中了她什么毒?”

宫雪仇实在不想在和自己的母亲缠在这件事上,“妈妈,我明天回公司会让业务部去约谈客户,只要他们愿意继续和南宫氏合作,我会在利润分成上提高他们一个点的分成。”

他的母亲终于听到了满意的答案,点了下头,“还有你的婚事。宫雪仇,我老了,其他的是我也不想管了,但你的婚事,你必须听我的。你要尽快和林静雅结婚。”

“不可能!我不会娶她。妈妈,作为南宫家的儿子我做了我该做的所有的事,但是其他事不要再逼我。”

他阔步就要走出书房,一开门就看见了林静雅满是泪的脸。林静雅捂着脸就想跑走。

宫雪仇几步赶上她,将她拦住,“静雅,对不起!”

林静雅哭得泣不成声,她知道阿姨叫宫雪仇回来肯定会讨论他们的婚事,她也想知道他的回话,所以她到楼上偷听。

她等了他七年,从26岁等到了33岁,一个女人最美的年纪都在等待中度过,她原以为她只有等着就能等到宫雪仇回心转意,但是她没想到,她错了,错到了离谱。

七年的时光根本就没有磨灭他对迪欣然的爱,他的心里始终就没有放下迪欣然的一丝一毫。她等到最后等到的只是一句对不起。

她怎么能够甘心。她一头扎进宫雪仇的怀里,呜咽着,“仇哥,我知道你心里放不下迪欣然,你觉得她的死你有责任。可是人都已经死了,仇哥,她不会再回来了。你就忘了她吧,我会好好的爱你给你幸福的!”

宫雪仇费力的和她拉些距离,看着这个面脸是泪的女孩,他也不忍心,毕竟是他青梅竹马的玩伴,毕竟是他养母的女儿。

“静雅,七年前我就和你说过的不要再等了。现在我还要告诉你,不要再等了。静雅,忘了我,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爱,我会祝福你的。”

林静雅瞬时哭出了声,“可是我爱的是你,是你,只是你!”

宫雪仇无奈的蹙了眉,“静雅,你要的我给不了你。放过自己吧。”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