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42、时隔七年物是人非

142、时隔七年物是人非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35  |  更新时间:

邀迪曦芙跳舞的男人都快排成队了,一曲毕,还不等这个舞伴松手另一个舞伴就直接从这个舞伴手里领人。

最后,迪曦芙也是被缠得实在是不没了办法,只好才用尿遁的方法了。

宫雪仇终于趁着林静雅上卫生间的功夫脱开身,独自走到了露台上。

露台上赫然立着一道靓丽的身影,她的手撑着露台的围栏上眺望黑色的夜空。她大波浪的卷发,隐约透着她白皙的背。晚风微微吹着她的长发,她的一身蓝不经意间透着她点点的伤。

宫雪仇就这样看着她,看着她。

也许是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目光,迪曦芙暮然回首,就看见了宫雪仇。他的眼眸深邃比最深的海还要深,那是她看不懂的情绪。

他缓步走过来,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他的声音也是沉的像是大提琴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迪曦芙淡淡的说,脸色没有一丝的波澜,“因为,这个酒店不是我的,所以……我迷路了。”

宫雪仇心口一窒,这是他和迪欣然第一次在这里的对话,他清楚的记得当年,迪欣然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而他回答说,“因为,这个酒店不是我的,所以我常来。”

而现在是他在问她。又有谁知道这近似的对话竟然会时隔七年,物是人非。

他的手指按着他的戒指,也站在露台的围栏边,和她一起看着夜空。

迪曦芙看着他没有走的意思,眉头轻蹙,她是来这里躲清静的不是来这里凑热闹的。

“宫总裁很喜欢这里吗?”如果不是就赶快走吧。当然后面的话她没说出来。

宫雪仇脸色依旧沉沉的,带着她看不懂的情绪,“是,我很喜欢这里。在这里我夺了我老婆的初吻。”

迪曦芙转身就走,既然他不走,那么只能她走了。

身后响起了男人的低低地声音,“我很想她。”

迪曦芙转回身,几近嘲笑的口气,“宫总裁真是痴心呢,心里想着一个女人,身边挂着一个女人。”

宫雪仇转回身,“不管你信不信,我和林静雅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

迪曦芙轻笑着,“宫总裁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没必要和我说吧。”

她转身离开了露台没有丝毫的犹豫。

片刻,才听见男人的黯哑的声音,“真的没必要了吗?”

迪曦芙没有回到大厅,直接进了休息室。她从手提袋中取出一支雪茄慢慢的抽着。

厉成枫也带着他的女伴走进休息室。眼前的女人让他错不开眼,他从来没有见过女人吸雪茄,而且这个女人吸雪茄的样子是那么优雅,抽烟的样子没有丝毫破坏她的美感反倒让她平添了许多的别的女人身上没有的干练、睿智和沉冷。

他放开自己的女伴径直的朝迪曦芙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

他的女伴的脸立刻就挂不住了,这是严重的给她没脸。他的男伴竟然和别的女人坐在一起,分明就是没把她放在眼里。她气得转身就走。

迪曦芙没有看身边的厉成枫只是淡淡地说,“你的女伴走了,还不去追?”

厉成枫轻笑着,“我为什么要追她,能让小爷追的女人还没出生呢。”

迪曦芙笑了笑,“厉公子从来没追过女孩子吗?”

厉成枫脸色一沉,“追过一次。不过她死了。不知道她转世投胎了吗?要是她转世了出生了,那小爷就再追她一回。”

“那她死前爱你吗?”

“不爱,她爱上了个混蛋!”

厉成枫的手瞬时就攥紧了,要是迪欣然当年不爱上宫雪仇,要是她和宫雪仇没有纠缠不清,她应该就不会死了。

“要是再追一次,她还是不爱你,你可怎么办?”

迪曦芙口里的烟轻轻的吐出,慢慢的在厉成枫的眼前散开。

厉成枫凝着眼前的女人,她的眉眼间绞着说不出的惑,让他看着就不可自拔的想陷进去。

可那妖孽般的面容中又总带着他说不清道不明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总之在这两中感觉的叠加下,厉成枫就这么不错眼睛的看着她,似乎想找到那似曾相识的根源,又似乎是被她魅住了一般。

片刻,迪曦芙将雪茄的烟蒂在烟灰缸里你碾灭了,“厉公子还要这样看我多久。”

厉成枫才回过神来,“对不起,我知道你不会信的,不过我真的觉得你很眼熟。算了,不说这个了。小芙,我们是不是可以改天研究一下投资的事。”

厉成枫想想还是这个话题比较正经。“好,随时都可以。来我公司吧,那里的资料齐全。”

“嗯,好。”

两个人正说着,冷峻走进来,“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找我的女伴。”

他像是要宣誓主权一样,拉起迪曦芙就往外走。

迪曦芙甩开他的手,“你干什么?”

冷峻一把又抓了回来,“你的客人都要走了,你这个主人还不去送?”

迪曦芙才想起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

直到把所有的人都送走,冷峻才让司机把车开来送迪曦芙回家。

临别的时候,冷峻先下车打开车门,迪曦芙走下车,两个人脸碰了下脸,互道晚安。

迪曦芙抬步要走,冷峻接着酒劲一把将迪曦芙搂进怀里,将她抵在车上。

迪曦芙吃了一惊,冷峻对她向来有礼有节从来没有过如此大胆的举动。

还没等她从错愕中回过神来,冷峻的热唇便贴上她的朱唇。

今天的晚宴她成了男人心中的冥想,冷峻再也淡定不了了。

迪曦芙被动的承受,没有反抗也没有迎合,她的唇紧紧的闭着,用她的方式拒绝着冷峻的热情。

她知道他的心思,但她给不了,可也不想决绝的伤害他。

冷峻在她的唇上厮磨了一会儿便停下了,他拉开两人的距离看着怀里的女人。她的静默他读得懂。

“对不起,今天喝多了。”他淡淡地说,紧抱着她的手也松开了。

“我回去了,晚安。”迪曦芙径直的上了楼。

却不知道树荫里一道暗沉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他们。

第二天,宫雪仇的办公室就接到了业务部的电话,有不少的客户要求解除在宫氏的委托投资。

雷鸣站在宫雪仇的旁边他听得清清楚楚的。

“仇哥,要是这样子发展,可对我们公司太不利了。”

宫雪仇倒是淡然,“走的都是小客户,对我们的影响不大。”

“还不大吗?厉成枫就要解约一亿。还有孙道成的五千万,还有……”

宫雪仇怎会不知道,但是他不想阻拦。

“冷家的投资和厉伟梁的投资不会有变化。只要这两个人的投资不动就不会伤及我们的根本。其他的人就随他们便吧。”

“仇哥,她不是迪欣然。虽然她也姓迪,可是你看见了,她们根本就是不要一样的人。”

“雷鸣。”宫雪仇沉声说。

雷鸣知道宫雪仇已然是不高兴了,他虽然不想看他为了迪欣然半死不活的样子,现在宫雪仇倒是有了精神可为了一个不妖孽般的女人自毁江山他更不愿意看到。

他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宫雪仇决定的事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雷鸣转身出了办公室。

宫雪仇靠在了他的老板椅上。虽然每个人都告诉他这个女人不是迪欣然,可他就是觉得她是。就像当年所有的人都告诉他迪欣然死了,而他就觉得她没死一样。

尤其是昨天,他就更加肯定她是迪欣然。她的眼睛,她愁伤的背影,还有他在她旁边时的心跳。他相信他的感觉,可是这些感觉是和外人说不清楚的。

迪曦芙在办公室里不出所料的接到了厉成枫和孙道成的电话。他们要找她做投资,来电话约见是正常的。

但是有一个人的电话让她觉得出乎意料。那个是就是金凯。

金凯的身份特殊,不方便直接来公司。因为上午迪曦芙要见厉成枫。所以只好答应金凯下午到他的地盘见面。

迪曦芙来到了一间咖啡室。

她走进咖啡室,这里面挂着著名抽象派画家画的画,还有放着世界个大名著的书架,从金融界到社会政治的报刊架。这样的环境高雅,情调极高,迪曦芙想了半天也很难把这间咖啡室和金凯连在一起。

侍应生带着她到了一个包厢里。

迪曦芙坐下,随口吩咐了句‘一杯绿茶’。

身边走过一个男人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迪小姐来了怎么能拿绿茶招待。去拿果子狸咖啡。”

迪曦芙摆了摆手,“我不太喝咖啡的。这咖啡给了我也是浪费。”

她知道这咖啡的价格,关键是她根本就喝不了咖啡。她喜欢咖啡的香气,可她的心脏根本就承受不了咖啡。

金凯挥了下手示意侍应生下去。

“迪小姐能来就是给我金凯面子,难道我连一杯咖啡的诚意都没有吗?”

迪曦芙没办法也只会随了他。“不知道今天金先生约我来是为了做哪方面的投资。”

迪曦芙开门见山的先把话题引到正文上。金凯她不是不知道,明着是ktv和酒吧的老板,暗自其实做的是倒卖商业情报的生意。她可不敢一来就吧他得罪了,处于礼貌她也要见他一面。

金凯依旧慵懒的倚在沙发上,他见过迪曦芙的照片,也听过她的绯闻,光看照片他就看得心痒了,这么个人尽可夫尤物他也想一亲芳泽。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