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39、七年的等待

139、七年的等待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747  |  更新时间:

“仇哥,迪小姐是从医院出去后到回到医院这五个小时的记录被人删除了。这期间唯一的一个记录显示的是我给迪小姐打电话让她回医院时,她在典当行。”

宫雪仇脸色一沉,很明显这是有人特意的行为,就是不让人知道迪欣然这五个小时的行踪,也就是说,有人不想让人知道迪欣然在这期间都去了哪里干了什么见了什么。到底是谁,是谁见了迪欣然,是谁和她说了什么?

“查,去查,一定要查到。”

不管迪欣然生死,他都要把这件事搞清楚,他要给她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

“是。”雷鸣答应着,随即安排人去查这件事。

宫雪仇终究是没有回去,他就这样坐在崖上,他觉得只有在这里他才能离她近一点。

清晨的曙光刚放亮,所有的船有都出海去寻人。

崖上跑来一个身影,带着一身的了戾气而来。

“宫雪仇!”

厉成枫吼着就朝宫雪仇挥去了拳头,宫雪仇连躲都没躲就站在那里。一拳狠狠的击在了他的身上。

宫雪仇踉跄了几步,才稳住身子没让自己倒下。

雷鸣跑过去挡住了厉成枫。

宫雪仇沙哑着嗓子,“雷鸣,你躲开。”

雷鸣疑惑着看着宫雪仇。

宫雪仇抬手示意他躲开。雷鸣无奈只得闪在一边。

厉成枫有是一拳挥在他的身上。宫雪仇依旧没还手。

厉成枫一把攥着他的衣领,“宫雪仇,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我说过如果你敢欺负迪欣然我不会放过你!”

他昨天一只得迪欣然跳海的消息就要来了。可被他爸爸强行看管在家里。

厉伟梁坚决不让厉成枫绞进迪家和南宫家的恩怨里。这场恩怨持续了尽三十年了,也是该了的时候了。

可厉成枫那是能管得住的人,他趁着守夜的人早晨爱犯困的毛病,在清晨偷偷的从自己的窗子翻出去,他住在三楼,从来没这么后悔过自己住得那么高,原来蜘蛛侠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好在他平安落地,他溜出别墅直接就去了海边。

他满是的怒气都冲着宫雪仇而来,要不是宫雪仇,迪欣然怎么会跳海。

宫雪仇一天一夜都没吃东西了,只喝了几口水,他的嗓子已经哑了。

“我不是想让你放过我,因为连我也无法放过自己。”

厉成枫的火莫名的就往上窜,既然都做出来了,还在这装什么情圣。

“那你还不去死!”一个勾拳打在他的脸上。

宫雪仇再也撑不住了,就这样摔倒在地上,嘴角闪过一丝不被人察的笑意。老婆,是不是这样我就可以找到你了。他的眼前一片漆黑。

雷鸣冲过去,挡住厉成枫,“厉公子!我们总裁为了救迪小姐已经在这里一天一夜了,他连口饭都没吃过。不管你信不信,本来是要带迪小姐远走高飞的,连机票他都定好了。只是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至于原因他也再查。”

厉成枫看着已经昏厥的宫雪仇多少信了雷鸣的话。

他收了拳头,“先把他送医院吧。”

雷鸣总算是松了口气,好在这个凶神还讲理。两个人带着宫雪仇来到医院。

有一团白光照进宫雪仇的眼睛,他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天国,他张开眼睛努力的寻找迪欣然。

“老婆。”

“这没有你老婆,你老婆还没找到。”

宫雪仇循声看去就看见厉成枫负气的站在那里。

宫雪仇颓然的意识到这里是医院。

“雷鸣,带我去海边。”宫雪仇挣扎着起了。

雷鸣一把将他按住,“仇哥!不行,大夫说你在这么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带我去海边!”宫雪仇的口气异常的生硬。

雷鸣踌躇着,他不敢违抗宫雪仇的话,可是也不想看着他找死。

厉成枫冷冷的说了一句,“你去海边有什么用。自己的命都快保不住了,还想就别人的。你在这呆着吧,我去,有消息我告诉你。”

厉成枫转身出了病房,一拳狠狠的捣在了墙上。

如果是宫雪仇的负了迪欣然,那么他还可以灭了宫雪仇替迪欣然报仇。可是就连昏迷中宫雪仇叫的都是迪欣然的名字。即便他在怎么不愿意相信,他也必须相信宫雪仇对迪欣然是真心的。

问题是,他这口气要撒在谁的身上呢?如果不是宫雪仇逼死的迪欣然,那到底是谁?他要怎么才能为迪欣然报仇。

他现在唯一能为迪欣然做的就是尽力去找她。

厉成枫来到海边指挥着厉家的船按照水流的方向找寻。可是依旧一无所获。当他在回到崖上时,就看见了宫雪仇的身影,他的脚下扔着几只矿泉水瓶子,看来他依旧是来了,也在这里呆了一天。

天再一次黑了,厉成枫望着大海,“回去吧,宫雪仇。天黑了出不了船。养好精神明天才能找她。”

其实厉成枫比谁都清楚现在再找到迪欣然的几率是零。

宫雪仇没有离开,雷鸣没了办法只得在这里搭了帐篷让宫雪仇有个休息的地方。

宫雪仇就这样呆在悬崖边一个星期,带到所有的人都告诉他不可能再找到迪欣然。直到所有的人都告诉他迪欣然死了,甚至厉成枫也放弃了寻找,可宫雪仇依旧站在海边。

“仇哥,你不能再在这呆着了。夫人已经来了好几次电话了。还有公司,仇哥公司的事难道你也不管了。”

宫雪仇没有说话,他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她。可他就是不肯相信她死了。他的手里握着迪欣然当掉的那条项链,他在知道迪欣然去过当铺的当天就让雷鸣派人去把她赎了回来。

雷鸣看着凝着海的宫雪仇,“仇哥。没有找的是好事。至少没有看见迪小姐的尸体,也就是说也许她还活着。”

这是他能想到的安慰宫雪仇唯一的一个理由。

宫雪仇终于有了反应,“是的,她一定活着,一定在那个角落还活着。雷鸣,向全世界发出寻人的通知,找迪欣然。”

“是,仇哥。那我先送你回‘雅居’。”

雷鸣想夫人现在在‘雅居’,宫雪仇应该回去看看夫人,况且婚礼他取消了,他至少要给林静雅一个交代。

“不,送我回‘倾城’。”

雷鸣没再说什么,至少宫雪仇终于同意离开这里了。

回到‘倾城’的宫雪仇,看着屋里的景物依旧,一切都如女人在的时候一样,只有桌子上的灰尘提示着他,这里已经没有人了。

他进到卧室,一眼就看见了他们的那张照片。照片前的戒指更让他惊愕。他几步走过去,拿起戒指。他和迪欣然说过没有他的允许她是不可以把戒指摘下来的。他们相见的最后一个晚上他还清楚的记得戒指在她的手指上。那么她是什么时候摘的。

他马上意识的她消失的那几个消失。看来那几个小时里,她回过‘倾城’。他在屋子里搜索着她的痕迹,在打开更衣室的时候,他惊看着地上的礼服。这身礼服他舍不得扔掉,他悄悄地那了回来,藏在了里面的柜子里,这个柜子基本是不用的,里面只是放一些杂物,他以为她不会看到。

他走过去捡起衣服,衣服上的斑斑泪痕刺痛了他的眼。原来她知道了,她知道了他不会和她结婚,所以她放下了戒指,所以她绝决的看了他一眼后,就带着满眼绝望的伤跳入了大海。

宫雪仇抱紧了那白色的婚纱,为什么不听我的解释。老婆,即便我不能和你结婚,可能让我叫老婆的人只有你。

宫雪仇小心翼翼的收理好两件礼服,放回到柜子里,也发现了原来放在着的迪欣然的衣服都不见了。他在家里仔细的寻找,偌大的屋子却没有女人留下的任何东西。她唯一留下的只属于她的东西就是那斑斑的泪痕。

时光荏苒,时间对待万事万物永远都是公平的,无论你或悲或喜,无论你是哀是乐,它永远都不徐不疾,不紧不慢,或在你喝咖啡的指缝间,或在你婆娑的眉头上,它轻轻地不着痕迹地走过。沉淀下的是你心中最难以磨灭的情愫。不管这些情愫对你来说是欣喜还是苦难,即便它像锋利的碎石一般,割着你心中最软的地方,你都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承受着时间对待每一个人不长不短的公平。

第一年,宫雪仇在这崖顶上,“老婆,为什么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难道我的爱你不知道吗?”

第二年,宫雪仇站在崖顶上,“老婆,我找得你好辛苦,你在哪?你还要让我找你多久。”

第三年,宫雪仇站在崖顶上,“老婆,我记得你说过,你不喜欢被人遗忘,我没有忘记过你。你还记得我吗?应该记得的对不对,至少这样的仇恨是不会忘的,是不是?”

第四年,宫雪仇站在崖顶上,“老婆,不要忘记我,即便是恨也不要忘记。”

第五年,宫雪仇站在崖顶上,“老婆,你怎么还不回来?即便是复仇也求你回来。”

第六年,宫雪仇站在崖顶上,“老婆,求你快回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雷鸣记得宫雪仇每一年到了迪欣然跳海的日子都会来到崖上,呆怔的站上半天才会离开。

时间进入到第七个年头。

雷鸣拿着一本杂志走进总裁办公室,一进去就被屋子里的烟熏着了。

他赶忙过去拿过宫雪仇手里的雪茄,“仇哥!你不能再抽了。”

他看着那烟灰缸里的烟蒂,他这是抽了多少啊。

“雷鸣,她和我说过吸烟有害健康,她说不许我再抽了。如果我要是一直这么抽下去,你说她会不会回来告诉我,不要再抽了。”

雷鸣听着他的傻话,只觉得即便这个人没死,也是损了半条命。这几年他不是变成工作狂,就是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仇哥,迪小姐不在了。”

“不,她在。”他拿起电话拨出了号码屏幕上闪烁着‘老婆’两个字。

一阵机械的女音响起,“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您稍后再拨。”

宫雪仇傻傻的说,“你看她只是在忙,等她忙完了,她就会回来了。”

雷鸣眼眶一湿,他知道那个是迪欣然的手机,这么多年了,宫雪仇一直让他按时缴费,还把语音设计成了这句。

“仇哥你到底要这样自己骗自己多久。迪欣然死了,她死了!”

他终于忍不住了。迪欣然已然回不来了,不能再把宫雪仇也搭上。

“她没死!她好好的活着!”宫雪仇气吼道。

这么多年来他的死穴就是迪欣然,任何人都不说迪欣然死了。他甚至连迪欣然的墓碑都不让立。可是谁都知道迪欣然早就死了。

雷鸣没了办法,实在是和他说不通。他转身要走,才想起进来要办的事。

他把手里的杂志递给宫雪仇,“仇哥,那个tisiphone要来明市。”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