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37、她的爱,她的绝望

137、她的爱,她的绝望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659  |  更新时间:

迪欣然又打着车奔向了‘倾城’。

她径直的就走到卧室。

她想在结婚的时候带爸爸送给她的成人礼物,粉宝石的项链,所以项链被她提前拿回了‘倾城’。

她找到项链,握着它就像握住了她爸爸的生命。

抬眸就看见了床头上摆着那张照片,照片里的幸福和甜蜜刺痛了她的心,她斗大了泪差点就落了下来,以前的种种甜蜜原来只是谎言和欺骗。她强忍住泪没让泪滴下,她知道爸爸还有等她去就命。

她转身要走,又顿住脚,慢慢的转回身,抬起左手,右手颤着去摘上面的戒指。

迪欣然记得男人说过,没有他同意,她不可以将戒指摘下来,可是当时的浓情蜜意现在对她还说都是成了伤她的刀子,每一把都割在她的心上。

她颤抖着摘下戒指,将它放在了照片的前面。然后走进更衣室,拿了一个袋子将她为数不多的几件自己的衣服带走。

这里不再属于她,她不会拿这里的一分一毫,也不会把她一丝一毫的东西留下。

在这里宫雪仇从不让她穿自己带来的衣服,他嫌那些太粗制,只让她穿他给她买来的衣服。所以那些衣服都放在最里面放杂物的柜子了。

迪欣然打开柜子将那几件衣服放进了袋子,不过她的目光却被另一个箱子吸引。

家里的卫生都是她打理的,她从不记得有这只箱子,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想打开看,可能女人都有第六感吧。

当她打开箱子的时候,她的手顿住了。里面是她和宫雪仇的结婚礼服。她记得这两套礼服是被拿到度假村的。

她的心狠狠的一抽。是呀,那个新娘不是她,她的东西自然要被拿走。她的手指颤着摸着那洁白的婚纱,白色的婚纱犹如她惨白的脸。

他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不是吗?他早就设计了这个圈套,设计了这个婚礼,在她沉醉在他给的幸福中的时候,他早就将一切结局安排好,只是她像个傻子一样陪着他演完了这场戏。

迪欣然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个跳梁的小丑,戏落幕了,她也该退场了。

迪欣怡说的对是你害了迪家,如果不是爱上了宫雪仇,让爸爸以为是你们相爱的,以为宫雪仇是要给他做女婿的,爸爸怎么会这么放心的倾其所有的和他去投资。

迪欣然是你害了迪家。迪欣然,你是这世界上最蠢的人。迪欣然,你就是个蠢货!她咒骂着自己。你真是蠢到家里,竟然会爱上那些谎言和欺骗。

她突然狂笑出声,抱着她的婚纱狂笑着。

她没有哭,知道迪氏破产时她没有哭,爸爸住院时她没有哭,知道是宫雪仇设计的迪家她没有哭。但她现在却笑出了泪,眼泪随着她的笑,喷薄而出。全部洒在了她的婚纱上。

她直到笑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才止住了声音。

她手中的疼痛找回了她的理智。她张开手才发现手中的宝石项链已经被她攥得深嵌在手心里。

她才想起还有爸爸,还有爸爸等着她。迪欣然,你还不能倒,爸爸还需要你。

她攥着项链拿着自己的带着奔出‘倾城’。

项链买的时候是一个价钱,但当的时候又是一个价钱,不管她怎么央求典当行的老板。老板却只能给她二十万块钱。

就在她央求老板再多给些钱的时候,雷鸣的电话打来了。

电话里是雷鸣焦急的声音,“迪小姐,你在哪?迪总裁他……他不太好。”

雷鸣没敢说出事情,只怕她会接受不了。

迪欣然失魂的就往医院赶。爸爸,不要有事,你千万不要有事。我只有你了。爸爸不要离开我。

当她跑进病房时只看见一床白布盖在了他爸爸的身上。迪欣然腿一软,整个人就这样倒下去了。要不是雷鸣从后面扶住了她,她已然已经倒在了地上。

“迪小姐,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先想想迪总裁的身后事吧。”

迪欣然半天才回过神来,“怎么会,怎么会,我走的时候爸爸还好好的。大夫说只要不再受刺激了就没事的。”她不停的喃喃自语。

看着这样一个女孩,雷鸣一个硬汉子竟红了眼眶。可他能说什么呢。他只能保持沉默。他也期盼夫人可以改便计划别把事做绝了。可是一切都不是他能控制的。

迪欣然费力半天的力气才让自己站起来,她艰难的走到父亲的身边,轻轻的揭开了那层白布,像是怕吵醒他一样。爸爸睡得很安详。

“我给迪总裁把身子擦洗了,让他可以干干净净的上路。”雷鸣堪堪的说。

在看着迪楚平咽气之后,他想只是他唯一能为他们父女两个做的事了。

“谢谢。”迪欣然轻声说。

“迪小姐,是不是给迪总裁买身衣服。”

迪楚平来医院的时候穿的是居家服,总不能让他穿着这身衣服上路吧。

迪欣然这才想到。是呀,她才十八岁,从未经历过这些的她又怎么会想到这些。

迪欣然缴清了医院的费用后,就坐着雷鸣的车子去了商场,她用掉了卡里所有的钱为迪楚平买了一套衣服,虽然这套衣服和他平时穿的那些根本没有办法相比。

看着穿戴好衣服的父亲,迪欣然只觉得讽刺,自己竟然用爸爸给买的项链为爸爸办了后事。

“迪小姐,你看葬礼要什么时候办?”

“不用,办葬礼了。雇一辆灵车送爸爸到墓地吧。”

“可是……”雷鸣想说,他现在联系不上宫雪仇。这么大的事他知道宫雪仇不可能不管的。

“让爸爸早点安息吧。”

这个世界的一切她想爸爸现在肯定是不想看到的。

好在迪家有自己家的墓地,不然迪欣然连埋葬她爸爸的钱也没有。

迪欣然擦着爸爸的墓碑,冰冷的墓碑无时不刻不在提醒她,她的爸爸已然不在人世了。她直接坐在地上依靠着墓碑。

她想爸爸走了也好,走了就不用知道公司破产的真相,那个真相用比破产来得更凶狠。

爸爸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不在会有痛苦了?

她靠在墓碑静静地想。墓碑就好像是她的爸爸,依托着她早已不堪重负的身体。

爸爸怀抱从来不属于她,能坐在爸爸腿上的人永远是迪欣悦。她基本不记得爸爸有抱过她,每一次爸爸想抱她的时候,迪欣悦都将她推下去,自己坐在爸爸的腿上。后来爸爸再想抱她的时候,她反倒避开了,与其被推开,倒不如她不要。没有期待就不会有失落,不曾拥有就不会失去。

现在她贪婪的依靠着墓碑,终于没有人再和她抢了。

雷鸣一直陪着她,这个无助的像风中的落叶般的女孩,让他心疼不已。他想怪不得宫雪仇会为了她改变了计划,怪不宫雪仇会爱上她。这样一个女孩谁不忍心伤害她。

他看着天已经黑透了,觉得再让迪欣然坐在这里实在不是个事。

“迪小姐,天玩了,我是不是送你回去。”

迪欣然望了望他,片刻后,飘出了清冷的女声,“雷鸣,我饿了,能给买点吃的吗?我想多陪一会儿爸爸。”

雷鸣点了点头,“好,迪小姐。那你在这等我。”

迪欣然静静的说,脸上平静的像一块冰,:“叫我欣然吧。还有,谢谢你雷鸣。”

谢谢你雷鸣,你让我感受到这世界上最后一缕温暖,谢谢你。

“好。”雷鸣答应着,就往墓园外走,却给迪欣然买吃的。

良久后,迪欣然料定雷鸣已经走远了,她扶住墓碑站起身,把手机放在了墓碑前。她知道手机有导航,她知道雷鸣回来后会送她回‘倾城’。

可是那里已经不属于她了。她唯一的牵挂爸爸已然安然的睡在这里,她不再有任何的牵挂了。

她只身再墓园里走着,夜里阴森的墓园她竟没有一点的害怕,甚至希望可以真的出来什么孤魂野鬼的把她带走。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一两声夜莺的啼叫。

她沿着公路一直走,漆黑的永夜不见一丝的星光犹如她的心。

宫雪仇看见迪欣然在他前面走,他想追上去拉住她,可是他怎么也追不上,他拼命的叫她可是她却连头也不回的走。他当用了所有的力气最终抓住她时,她却像烟一般在他的手中消散了。

“迪欣然!”他猛然坐起,才发现是一个梦。

“仇哥,你醒了。你这一觉睡得可真长。”林静雅微笑着走过来。

宫雪仇揉了揉头,看着窗外竟然是黑的,他记得他来的时候是早晨,怎么会天黑。难道他睡了一天。

他猛然抓起了手机,手机里竟有上百条的未接电话。

“怎么回事,我的手机为什么没有响!”他吼道,活像一只愤怒的狮子。

“我,我看你睡着怕吵了睡觉,所以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林静雅期期艾艾的说。

这样暴怒的宫雪仇着实的吓了她一跳,她还从未见过他这么生气过。

又是一通电话打了进来,宫雪仇迅速接听。

“仇哥,你可算接电话了。欣然,不是迪小姐不见了。”

“在哪不见的?”

“在墓园。”

宫雪仇的脑袋一时没有转过来,“墓园,怎么会去墓园?”

“是迪总裁过世了。”

“他怎么会死?!你在那等我,我马上过去!”

宫雪仇的脑子全乱了,这一切和他的计划全完相悖。

他起身就往外冲,林静雅急忙喊着,“衣服,仇哥,你的衣服。”

宫雪仇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上身没穿衣服。不过这时候他也顾不得计较这些。他将衬衣和西服往身上一套连扣子都没系就跑出‘雅居’。

望着宫雪仇的背影,林静雅的唇角勾勾,去吧,仇哥,去了她也不会原谅你。你就死心的和我明天结婚吧。

宫雪仇开着车就往墓园赶,在路上雷鸣已经将事情大概的和宫雪仇说清楚了。

“仇哥,夫人一定要见迪总裁,我给你打了电话,可是你没接,我实在是拦不住夫人。迪总裁见了夫人后就……”

“知道了,雷鸣。我这就到了。”

他当然知道,原来他们的计划就是这样,可是后来他改变了计划,他不想要迪楚平的命了。看着自己的公司就这样破产了就够了,可是他妈妈不同意,她一定要让迪楚平去死。

今天清晨他妈妈约他去‘雅居’就是谈这件事。他以为她妈妈会同意的,他想即便不同意也没有关系,到时候他在也不会让她妈妈见到迪楚平。

他特意安排雷鸣跟着迪欣然,就是怕迪欣然有什么事。可是这些事大大的超出了他的计划。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