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36、她爱的是男人给的虚幻

136、她爱的是男人给的虚幻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362  |  更新时间:

这个女人长得很甜美,好像一个洋娃娃。女人身上穿着一件睡袍,睡袍是半透明的,隐隐的看得出她里面什么也没穿。

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这样子在一个屋里,不用想迪欣然也知道他们干了什么。

她的心紧紧缩着连呼吸都不会了。

屋里的女人终于走了出来,轻轻的把门关上。声音甜得像汪着水,“我们外面说吧,他才睡没一会儿,你该知道,他有的时候疯起来没完没了的。”

迪欣然没有说话,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女人倒是落落大方,“你就是迪欣然吧。我是林静雅宫雪仇的未婚妻。”

迪欣然呆怔的看着她,大脑一片空白,她是他的未婚妻,那她自己又是什么。

林静雅笑了笑,“我没想到你会找到这来。不过你来了也好,有些话也该和你说清楚了。”

她说着带着迪欣然走到另一间房间。房间里面赫然挂着两套礼服,一套是新娘装,一套是新郎装。那昂贵的婚纱闪着银光刺了迪欣然的眼。

林静雅手摸着她的婚纱说:“你看好看吗?这是我的婚纱,明天我和宫雪仇就要结婚了。就在你爸爸的度假村,对了宫雪仇不是带你去过吗。你知道的。只是你不知道,所谓的你们的婚礼其实是为我和宫雪仇准备的。明天的婚礼上出现的新娘是我不是你。”

林静雅看着面无表情的迪欣然,继续说道,“你一定很奇怪这是为什么吧,也一定在想这些是不是我编的。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全部的真相,反正意会儿宫雪仇醒了也会和你说的。只是他有些不好开口,毕竟你帮他那么多。我想还是我说的好。”

迪欣然的琉璃般的眼睛一瞬不瞬的凝着林静雅,真相,她要知道真相。

林静雅淡淡开口,“你知道的我们宫氏原来是做金融业起家的,不过现在转型开始做宾馆和度假村,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你们迪家根深叶茂,只要有你迪家在,我宫氏很难在这个行业上一统天下。所以除去迪家一直是我们的目标。

后来没有想到迪楚平竟然想出了和我宫氏联姻的方法就迪氏。所以仇哥也就将计就计的和你在一起了,只有这样迪楚平才能放松警惕,才能让我们找到一举让迪家破产的方法。

果然,你爸爸以为仇哥爱上了,要和你结婚就放松了戒备,钻进仇哥设计好的圈套。美国公司的破产是仇哥故意让人做的。我这么说你听明白了吧。”

迪欣然木讷的说,“美国的公司是……他,成心做的。”

这像是她在问林静雅,也像是她在和自己说。

林静雅点了点头,“当然,不然怎么让你们迪家破产。不过好要谢谢你,和仇哥演了这么一出戏,作为对你的酬谢,仇哥说了会送你去美国读书,你所有的费用都由仇哥出,还有我们会给你一笔钱,具体要多少你出个价,我们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迪欣然的眼神僵直,怔怔的自言自语,“演了一出戏。”

林静雅嘴角勾出个迷人的弧度,“不然呢?你以为什么?迪欣然你不会以为仇哥真的爱上你了吧。索性实话告诉你,就连那次救你也是一出戏,不然,你怎么会死心塌地的跟他。”

林静雅从桌子上拿起录音笔,按下播放键,里面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声音。

“谁说没事的,你差点就没命了。仇哥,为什么要救她,为什么?公司不是已经成立吗,她爸爸的钱不是已经交到你的手上了吗?她死了有什么关系?!”

“静雅,别胡闹,你该知道我的计划,她不能有事。”

“仇哥,你救她真的只是为了计划吗?”

“是,只为了计划。”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是爱我的是不是。仇哥告诉我,你只爱我的对不对?”

“嗯。”

“仇哥等你的事办完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好。”

录音放完了,迪欣然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就在她听完林静雅着整篇说词时她还抱着一丝幻想,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是当她听完了这段录音,她心中的那一丝希望也随之幻灭了。

那里面的声音时宫雪仇的和林静雅的,这一点她听得出来。

这段录音无疑证实了,林静雅所说的计划是真的,也无疑证实了,宫雪仇要娶的是林静雅,这段录音不长但却包含了太多的信息,但每一条都是对林静雅说的话的验证。

就在她听到宫雪仇说救她只是为了计划时,那一刻她知道了什么是心死。

她的全身都变得冰冷,冷到她发颤。

迪氏破产没有击倒她,迪氏被宫氏设计没有击倒她,但是宫雪仇救她只是为了计划,却瞬时将她击倒。

她就是从那一刻起全心全意,义无反顾的觉定去爱他的,她就是从那一刻起付出了她全部的真心。

原来她的爱从来都是男人给的虚幻。原来一切都是谎言和欺骗,原来,原来,原来他从没有爱过她。

其实只要她再冷静一点再让自己多一点理智,她就会发现这一切都太过刻意,简薇怎么会知道‘雅居’有迪欣然要的答案,女仆连她是谁都不问就带她去了卧室,还有桌子上放的录音笔,每一项都是精细安排好的。

可是她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未经世事的她又哪来的那么多理智和冷静。

她恍惚的逃离那个砸碎她所有梦想和希望的地方,机械的走在路上,像个没有任何思维能力的木偶。

林静雅看着走远的迪欣然的背影,阴冷的笑出了声。

手机的铃音响起,里面出来的一道柔美优雅的女声,“雪仇,到雅居了吗?”

林静雅赶忙回话,“他到了,就在这了,我让他喝了放安眠药的茶,他正睡着呢。”

电话里的女人又说,“静雅还是你想得周到,的确不能让雪仇和迪欣然见面。我没想到,那个小妖精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让雪仇动了真心。要是真让他们见面了,那丫头一哭,他可定会心软。那么我们这么多年的计划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阿姨,一会儿他醒了要是在去找她可怎么办。”

电话里的女人冷笑着,“等他在去的时候,该死的已经死了,还怕什么。不说了,我要去办我的事了。”

林静雅赶忙答应着,“是,阿姨。我知道了。”

她挂断电话,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从来没有这么佩服过自己。她对宫雪仇的妈妈说,她怕宫雪仇和迪欣然见面后,宫雪仇会心软,会放过迪氏。

果然,宫雪仇的妈妈听话的给宫雪仇答了电话,让宫雪仇立刻到‘雅居’等她。

宫雪仇不敢违抗自己的母亲,听话的来到‘雅居’只是他不知道,他的妈妈根本就不会来。

在‘雅居’里等着明天和他结婚的林静雅,让他上楼休息一下,顺便等着他妈妈。

已经几天没怎么合眼的宫雪仇也实在太累了。于是,就上楼和衣躺下等着。

林静雅好心的给他倒了杯茶让他喝下。

宫雪仇当然抵不住安眠药的作用,沉沉的就睡了。

林静雅脱了他的衣服,成心只把被子盖了一半。

后面的事全部都如她的预期,从来没有过的顺利。她所有的计划都成功了。

迪欣然这辈子都不会再原谅宫雪仇,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了。

她轻轻地笑着,渐渐的越笑越大声,最后笑得直不起腰来。

女仆走过来,“小姐,你没事吧?”

林静雅强收住笑意,“废话,我当然没事了。我好得很,明天我就要和我的仇哥结婚了。”

女仆堪堪地说,“恭喜小姐。不过小姐,你说我按你的吩咐做完事就给我钱让我走的。”

林静雅冷哼了一声,“放心吧,当然会给你的。”

她当然会让她走得远远的,不然留下来万一被宫雪仇发现了,岂不是要恨她。

林静雅拿出一张支票在上面填了三十万的数字后地给她,“记住永远不要再回明市。”

女仆接过来高兴的说:“小姐放心,我今天就去坐火车回老家结婚,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她本来就要不干了会老家结婚的,没想到临走前林静雅给了她这么个差事,她就说了几句话就白得了三十万,还可以早回家一个月,她当然乐意干了。女仆带着支票欢天喜地的走了。

迪欣然一直顺着路走,猛然脚底下一绊,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她的膝盖被磕得出了血。伤口的一阵疼痛到让她找回了神智。

迪欣然你现在不能倒,你倒了爸爸怎么办,他还等着你呢。

她站起身,只觉得头一晕差点没又摔倒,胃里一阵的翻滚,她跟本没吃过东西,干呕了半天只吐出些酸苦的胃液。她也顾不得想自己的身体,现在找钱就爸爸才是马上要做的。

她想到会家,雷鸣一直没有来电话,她不知道他找到沈佳华了没有,她想亲自回去和沈佳华说。

她打车来回到迪家就看见门口停着好多的车,好多人,别墅外还拉着警戒线。

她赶忙跑过去,抓住一个人问,“请问这里怎么了,为什么要拉警戒线?”

那人说,“迪家破产了,我们是法院的来查封他的资产。”

迪欣然一愣,没想到这一切来得这么快,她迅速反应过来,“那人呢?里面的人呢?”

“我们只查封资产,不管人,不过里面没有人。”

迪欣然松开那个人。又拿着手机给沈佳华和迪欣悦打电话。结果还是一样的她们的电话全部都是关机的。

怎么办?钱,她往哪里弄钱?她身上的只有几万块前,刚才都给医院做了押金。现在她没有任何的值钱的东西。想到东西,她突然想到了一件。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