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34、他想要的真正的婚礼

134、他想要的真正的婚礼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442  |  更新时间:

两个人穿戴整齐了,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沿着从总统套房到花厅规划好的路线走到海边的花厅。花厅还在搭建中,不过已经能看去它的轮廓。

迪欣然挽着宫雪仇的手臂,沿着铺好的红色地毯一步步走得花厅。

工作人员拿着稿子模仿神父问宫雪仇,“新郎宫雪仇先生,你愿意娶新娘迪欣然小姐为妻吗?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她将来是美还是丑,无论她将来是健康还是不健康,你都愿意永远和她在一起吗?”

宫雪仇的大手覆盖在迪欣然挽着他手臂上的手,脸色郑重异常,“是的我愿意。”

“新娘迪欣然小姐,你愿意嫁新郎宫雪仇先生为夫吗?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无论他将来是美还是丑,无论他将来是健康还是不健康,你都愿意永远和她在一起吗?”

迪欣然一脑袋的恍惚,这样的问话加上宫雪仇那凝重的脸色,她恍惚着这就是他们的婚礼。

“迪欣然小姐,请你回答。”

迪欣然听到工作人员叫她才回过神来,“是的我愿意。”

工作人员继续念道,“两位请交换结婚戒指。”

迪欣然以为只是工作人员走过场的念一下词。却没想到宫雪仇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丝绒盒子。

迪欣然认得那是他们选得结婚戒指。

宫雪仇打开盒子拿出戒指拉过迪欣然的左手将戒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迪欣然怔怔的看着这一切,一双琉璃般的眸子忽闪忽闪的看着宫雪仇。男人的眸子深邃幽黑,正憧憬的望着她。

迪欣然从盒子中拿出他的戒指也给他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

工作人员点了一下头,“好,那我以圣灵,圣子,圣父的名义宣布,新娘迪欣然新郎宫雪仇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宫雪仇低下头深深的吻着她的唇,迪欣然完全蒙了,感觉自己已经嫁给他了。

她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男人安排好的,即使他不能给她真正的婚礼,他也想给她一个婚礼,虽然这场婚礼没有任何亲朋好友的祝福没有任何来宾的参加,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想给她。

因为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婚礼。

要不是他怕迪楚平会察觉,要不是他怕迪欣然会起疑,他就会让这个婚礼更好些,可现在他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

直到宫雪仇带着迪欣然回到总统套房,迪欣然也没能回过神来。

他帮她把礼服背后的拉锁拉开,大手覆盖在她光滑的肌肤上,低声问:“怎么了?在想什么?”

迪欣然回过神,堪堪一笑,“没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好想真的嫁给你了。”

“那今天就算我们的结婚日好不好。”

迪欣然又愣了,“今天?”

“如果你不闲今天的婚礼太简陋了。”

迪欣然转过身和宫雪仇想对,认真地摇摇头,“当然不嫌,只是我们下个星期才结婚。”

“可我等不及今天就想娶你。”他的气息肆无忌惮的打在脸上。

迪欣然完全被男人的气息所包裹,整个人都发着飘。他等不及要娶她,即使在等一个星期他也不想等了。

迪欣然觉得自己完全沉溺在男人给的爱中。

她的礼服滑落在地上露出雪似的身体。

宫雪仇拉着她的手,“老婆。”

迪欣然不由得一颤,她真的成了他的老婆。

迪欣然被他看得全身泛着粉红。“别这么看我。”她轻声说。

“我自己的老婆当然要看清楚。我是你老公,你不看着自己的老公吗?”

迪欣然咬了一下唇,真不明白这么羞人的话,为什么男人能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迪欣然还从来没仔细看过他的身体,每次她都不好意思的将自己的眸光略过他的身体。

她小心的抬眸,缓缓地打量着他的身体,他的身体结实,有硬实的肌肉但却不过分,衬着他的古铜色,看着是那么的健美。

他的身体,她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像极了希腊神庙里的男神。

宫雪仇抬手将她打横的抱起,稳稳的放上了床。

迪欣然立刻陷入了一片花瓣的海洋,她起身看,在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床上被人放了一层花瓣,还摆放成了心形,而她就躺在这心形的中间。

宫雪仇扶着她的双肩让她躺下,“宝贝,记住今天,你是我的妻子。”

迪欣然抬头吻了一下他的唇,“我知道你是我的丈夫。”

男人安排的一切都让她感动,她也不介意早嫁给他一个星期。

今天宫雪仇没有着急,他有一天的时间,他要好好的拥有她,品尝她所有的美好,也让她感受到他对她的爱。

她盈盈的卧在那里,如初开的荷花。

当他尝尽她的美好时,他才不徐不疾,用身体覆盖住她。

她感受着他的温度,他似要用的火热,将她的冰冷融化。

他感受着她的温润,一点一点将他吞噬。

一室的迤逦,起伏的人影,澎湃的心潮,空气中弥漫着爱的因子。

他一点点将她带入云端。

两个人缠在一起,伴着花香相拥而眠。

转天清晨迪欣然和宫雪仇准备回‘倾城’时,宫雪仇看见迪欣然努力的摘着戒指。

宫雪仇一把按住,“干什么?”

迪欣然看着微怒的男人,有些诧异,“没什么,我想把戒指摘下来,不是下个星期才结婚吗,我先放起来。”

“不许摘!”

“那婚礼那天要交换戒指时怎么办?”

“到那天再说。现在不许摘,还有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摘!”男人的口气带着薄怒。

迪欣然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恼什么,她总不能在婚礼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把戒指摘了再戴上吧。不过看着发怒的男人,她也就不再坚持了。他想让她戴着就戴着吧,到那天再说就到哪天再说吧。

接连四天,宫雪仇基本没有回过家,一直在公司。离复仇的日子越近的日子越近,他就越难以面对迪欣然,他宁愿守在公司里。

迪欣然每天除了上班便听话的回家,这些日子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觉得困的慌,好像总也睡不醒。

又是一天过去了。

迪欣然走进办公室,“今天你回家吗?”她轻声的问。

宫雪仇默默看着她,他有多想回家。

可是,今天晚上所有的一切都会尘埃落定。

他伸出手,声音黯哑低沉,“过来老婆。”

迪欣然走过去,没有把手放到他的手心里,而是抽取他另一只手夹着的雪茄,把雪茄撵灭在烟灰缸里。

“吸烟有害健康!”

宫雪仇扯了扯唇角,“这是雪茄,尼古丁成分比香烟的要少。”

“少也是有,不许再抽了!”

那烟灰缸里的雪茄蒂都不知有几个了,含量再少也架不住这么个抽法。

宫雪仇涩笑了一下,“好,不抽了。不过老婆,你要答应我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要离开我。”

迪欣然只觉得这个男人偶尔也像个孩子总是纠结在这些无厘头的问题上。

“我不会离开你的。”

“答应我无论发生任何事都要等我,等我回去。”

歼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次他是把迪家覆灭了,可对他宫氏来说也是一场浩劫,比竟是他和迪氏一起做的投资,他头如的钱不必迪楚平的少,而且要在美国运作让那家公司破产的事也需要资产。

这几天他一直在为迎接这场浩劫做准备,他的宫氏不能有事。他要她等他,等到那边破产的消息传来等到他把公司的浩劫度过,他会和她和盘托出所有的事,祈求她的谅解。

迪欣然的小手,摸了摸他的脸,这几天他忙的连饭都没吃好,他明显的都瘦了。尤其是他那双布着血丝的眼睛,更是让她心疼不已。

宫雪仇的大手覆盖在她的小手上,紧贴这他的脸,另一只手臂将她搂紧,他把自己紧贴在她的身上。

迪欣然紧搂着他的背,“累的话就去睡一会儿。”

“好。”他轻声应着,起身把女人抱起。

迪欣然一愣,没意会他会如此,“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宫雪仇抱着她就往休息室走,“陪我睡一会儿。”

宫雪仇将头紧贴在她的心口上,听着她的心跳。闻着她的体香,“叫我,老婆。叫我。”

迪欣然紧抱着他的头,低头吻着他的头顶,“老公。老公。”

宫雪仇抬起头吻着她的唇。

迪欣然回应着他的动作。两个人都粗了呼吸。

一阵肆虐。

他看着身下无力的女人,他知道他要的狠了,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他想要她想把她和自己相融,明知道一会儿还是要分开,可就是这一刻,他也要和她连在一起。

“老婆,没事吧?”

迪欣然依偎着他,“没事,就是最近身上总没劲。”

“等这些事忙完了,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迪欣然嘴角一勾,“就是要些累了,睡一觉就没事了,哪还用去医院。”

宫雪仇拿过她的衣服给她穿上,“让雷鸣送你回去。回家休息。”

迪欣然点了下头,她也实在太累了。

回到‘倾城’的迪欣然总觉得自己的小腹有些坠涨。她揉了揉她的小腹,难道是要来大姨妈了。

想起了大姨妈,她算算日子,猛然坐起,她的大姨妈竟然迟了两个星期了。

难道是怀孕了?她小小的心脏着实的下了一跳,她才十八岁从来没有想过孩子的问题。不过一想到这也许就是她和宫雪仇的孩子,她的心就像挂了个太阳,全都是暖的。

不过她想起简薇怀孕的时候,她亲眼看着她吐得一塌糊涂的。可她自己现在没有任何想吐的感觉。不是说怀孕了都不想吃饭吗。她这些日子可没有不想吃饭,而且还挺能吃的,只是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怀孕。

她打开电脑查了查大姨妈不准的原因,结果心情、新婚、环境什么的都能影响这个。

她闷闷的关了电脑,直到睡着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