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32、永远不要离开我

132、永远不要离开我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849  |  更新时间:

林静雅怎么能甘心,她一定要打断他们,即使她知道月底宫雪仇会娶她,她也不想让他们这样甜蜜的过这几天。

她成心在临来前在家里洗了冷水澡,又叫上了她的妈妈,她知道宫雪仇敬重她的妈妈,她就不信他当着她妈妈的面还能冷落她。

结果果然她的预期,她一到‘雅居’便发起了高烧。而且当她妈妈给宫雪仇打电话时,即便是深夜他还是赶来了。

私人医生给她看了病打了退烧针。她拉着宫雪仇的手不让他走。宫雪仇最终是留下了。

她看着男人的侧影,仇哥,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人抢走你。

“仇哥。”她轻声低喃,故意把嗓音弄哑。

宫雪仇回过神来,阔步走过来,大手探在她的额头上。“你醒了。烧也退了。感觉好点了吗?”

林静雅伸手抓住他的手,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仇哥,是不是我好了,你就要走了?”

宫雪仇往回抽了下手,却被女人死攥住,“静雅,你没事就好。我公司还有事,把手放开。等你再休息一天,明天我让雷鸣送你和林姨回去。”

林静雅的手攥得更紧了,“你不要走,仇哥,你知道我有多想见你,好不容易见到你,你说走就走,你让我怎么办?”

她的泪像断线了的珠子颗颗滚落。宫雪仇无奈的叹了口气。

“静雅,你知道你不该来,你这样冒然过来,如果被人发现……”

他没有在说下去,他知道迪楚平一直在找人查他,他想金凯八成就是受他所托去查他的。

如果让迪楚平查到他和林静雅,那么他和迪欣然要怎么办,他还没有安排好迪欣然后面的事,他必须安排好一切才能和迪欣然坦白一切,只有这样他才有些许把握迪欣然会谅解他。即便不是原谅,但也应该会谅解。

他牟然被自己的想法镇静了,他没有担心复仇会因此失败,却在但心迪欣然知道。

林静雅已然哽咽,“我知道,我知道,我不该破坏你的计划,可是我太想你了,仇哥。

林静雅哭着起身扑进宫雪仇的怀里,“仇哥,就一天,你就陪我一天好不好。明天我们试完礼服,我就走。”

她哭得期期艾艾声泪俱下。

宫雪仇最终只得答应了她的要求。毕竟还有林姨,他不想让林姨看见林静雅哭成这个样子。

林静雅一直不肯放开宫雪仇,连饭都是宫雪仇喂她吃的。她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男人,就这样看着他,甚至想把他就这样吞噬在自己的眼里。

林姨看着两个密不可分的孩子,满脸的笑意。一个是她的女儿一个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如果两个人能这样幸福的一辈子,她觉得自己真是死了也无怨了。

迪欣然下班回到家里,就把饭菜做好,宫雪仇一天没有回公司,她想晚上他应该回家吧。

她坐在餐桌前等,坐在沙发上等,等到月明星稀,等到万籁俱静,等到自己满脑子都是宫雪仇,也没等到他回来。

她呆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她甚至怀疑他去见了别的女人,但她迅速的摇了摇头甩掉了这些想法。

她开始暗骂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她不该怀疑他的。她觉得自己快变成了怨妇了。

她走到卧室,就看见梳妆台上摆着的两个人的照片,迪欣然看着照片里满眼柔情蜜意的男人,眼睛弯成了月牙,他有多爱她,看他的眼神就知道。

她拿着照片就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她想等他回来,她要在他回来的第一时间就看见他。

只是等啊,等啊,等到她抱着照片就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宫雪仇就叫醒了林静雅,他知道林静雅一定要让他试了礼服才会放他走。

“静雅,我们现在就试礼服吧。我还要赶回公司上班。”

林静雅不情愿的起来,她就是想拖着不让他走。

林姨走进来,“静雅,你快点,雪仇公司还有事呢。”

林静雅被林姨拉着去换礼服,宫雪仇也迅速换上了自己的礼服。宽大的穿衣镜前一对俊男美女,女人的脸上全都是甜美的笑,而男人的脸上没有半点本该有的喜悦。

林静雅拉着宫雪仇,“仇哥,你看我的礼服漂亮吗?”

宫雪仇淡淡地看着,她的礼服是英国定制的,满身都是银丝的蕾丝,奢华无比。就这一件就够买迪欣然那样的礼服10件了。

原来他也想给迪欣然也从英国定一件,即便明知道她根本就穿不上,他也想买给她。可是迪欣然却不要,说是太浪费了。

宫雪仇清楚的记得,她说,她不需要奢华的婚礼,她想要的只是一份简单的幸福。

可就是这份简单的幸福,他却给不了她。

林静雅拽了拽走神的男人,“仇哥,你在想什么。”

宫雪仇回过神来,堪堪的说:“没什么。”

“仇哥,我选的婚纱是不是太贵了?阿姨说我可以随便选的,所以我就选了这件,我觉得这件婚纱太漂亮了。一辈子就一次的婚礼,仇哥,你不会怪我吧?”

宫雪仇眸色晦暗不清,“不会,不会,你喜欢就好。”

他满脑子都是迪欣然,一辈子就一次的婚礼,他却给不了她。

林静雅无论你要什么都可以,花多少钱都可以,但除了钱和名分,其他的我再也给不了你了。

林姨那了一盒首饰过来,“静雅,把首饰带上,这可是你婆婆给你的。”

林静雅脸色一红,“妈,什么婆婆,我和仇哥还没结婚呢,现在只能叫阿姨。”

林姨满脸笑成了菊花,“这孩子还不好意思了,不就这几天了。”

她拿着项链和耳环给林静雅带上。蜜色宝石的项链衬得林静雅更加的华贵。

宫雪仇知道那是他妈妈和爸爸结婚时的项链,当年除了这个家里在没留下什么。

他知道这条项链不会给到迪欣然的手里,

他本来也想给迪欣然买一条可他的姑娘说,想带她爸爸给她的那条粉宝石的项链,她是她的成人礼物,也是她和宫雪仇第一次见面是带着的,她觉得那条更有意义。

林姨打开手里的丝绒盒子,里面放着一对钻戒,“雪仇,戒指已经按你的指围该过了,你再试试看看合不合适。”

宫雪仇带了一下,便摘下来递给林姨,“很好。”

其实他根本没在意合不合适,反正他也没打算以后带。

林静雅带上了自己的钻戒,钻石大的像小榛子,她在宫雪仇面前晃了晃,“仇哥,你说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宫雪仇机械的应着。

林姨笑着说:“这孩子竟说傻话,这么大的钻石还不好看呀。快摘下来别弄坏了。”

林静雅咯咯地笑着,“妈,你真是的,我带一下怎么会弄坏。”

宫雪仇打断了她们母女两个的谈话,“林姨,静雅,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林姨又拉着宫雪仇着实的看了看他身上的西服,看着没有什么不合适才点头让他走。

林静雅看着急匆匆走掉的男人一颗心痛了又痛。他到底又多急着回去见那个女人。

宫雪仇留下雷鸣送林静雅母女回去,自己开着车往回走。

他算了时间如果开得足够快,他可以在迪欣然出门前赶回到家里。他的心都像是长了草,不看见她,他就觉得心慌。

迪欣然一觉睡醒看见自己睡在沙发上,男人一夜没有回来。

她的心闷闷的,她知道,他一定有他的事不然不会不回来。她攥着手机最终还是没有打过去,如果他有事那么她不该打扰他的。

她将手机放到了茶几上,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朝阳灿烂,可这阳光一点也找不到她的心里,她心里的阳光只是他。

她走到钢琴前坐下,手指轻轻的敲动琴键。一曲《爱之梦》从她的指尖流淌。

宫雪仇站在门口的玄关,静静地听着这首曲子,这首曲子是根据德国诗人这首曲子是根据德国诗人弗莱里格拉特写的著名的诗作《爱吧,你可以爱得这样久》谱写的。

他心中默念着那首诗,‘爱吧,能爱多久,愿爱多久就爱多久。我守在你墓前哀诉的时刻快要来到了。’这是那首诗的前两句。

他绞着不远处的女孩的身影,我们还可以这样爱多久,他不知道,他从未有过的惶恐。

他更不知道的是这两句诗会在不久后成为他们的谒语。

林静雅的到来无疑让他面对了一个他一直逃避的问题,他的婚礼上的新娘是林静雅不是迪欣然。

而他怎样才能让迪欣然谅解他,原本以为可行的方法,现在却突然没了底。

迪欣然,你会谅解我的对不对,你是那么善良的姑娘,当你知道我的故事的时候,你会谅解我的做法是不是。

他必须覆灭迪氏,这是他不能选择的事,他必须为他死去的父亲报仇,必须给他含冤受屈的母亲一个交代。他只能这么做,

这条路从他出生时就已经安排好了,他只能这样走下去。

他急步走上前从后面紧抱住女人。

迪欣然高兴的回头想看他,“你回……“

还没等她说完,他的嘴已将她的唇封住,他激烈、霸道、不管不顾的吻着她,似乎这样才能证明她的存在。

迪欣然完全被他弄蒙了她的气息完全被男人吸进了嘴里。

迪欣然根本就喘不过气来,只觉得自己都要窒息。而且她还是扭着头的,这样的姿势实在是不好受。

迪欣然拍打着他的后背,示意他放开嘴让她喘气,但男人死活也不跟松开。直到她的最后一丝气息都被他吸走。

宫雪仇从松开了嘴,打横的将她抱起,等不急回卧室就把她放在了沙发上。

迪欣然大脑因为缺氧一片空白,浑身没了力气,任凭着男人动作。

他松开嘴,大手捧着女人的脸,“叫我,叫我。”

迪欣然的声音沙哑异常,“老公……老公。”

宫雪仇紧紧着抱住她,“说你永远不会离开我,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离开我。”

迪欣然以让男人弄得早没了思考能了,她的声音也被他撞得支离破碎,“我不离开……不离开你。”

“永远。”

“啊……永远。”

宫雪仇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现在正是盛夏一场激烈的运动后,两个人的身上香汗淋漓。

宫雪仇手理着她湿了的长发,深邃的眸光绞着她,黯哑的声音低声轻喃,“记住你说的话,永远不要离开我。”

女人瘫软的依偎在他身下,轻轻应着。

一觉向来迪欣然才回复了神志,在看看已经是中午了。男人还睡在她的身边,睡得很沉。

宫雪仇昨天晚上一直在照顾林静雅和计划着他和迪欣然将来的事。所以基本上是一晚上没睡。

迪欣然趴在他的怀里,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五官分明棱角清晰的面庞,薄薄嘴唇,古铜色的皮肤,就像希腊神庙里的雕塑般完美。怎么看都给人一种硬朗干练冷峻的感觉。

迪欣然的唇弯弯的,幸福是什么?此时,她的心里有了一个答案。幸福就是,你可以在你心爱的人身边安然的醒来,看着他在你的身边甜甜的睡。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