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30、餐具的问题

130、餐具的问题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86  |  更新时间:

饭菜很快就摆在桌子上了。也许是真的饿了,也许是别的,两个人的这一餐饭吃得都出奇香。

饭后,宫雪仇也没让迪欣然去刷碗。不过迪欣然还是为自己找到了活,她切了一碟子水果放在茶几上。两个人依靠在沙发上,依偎在一起看着电视。

迪欣然拿着小叉子插了水果喂给宫雪仇。

宫雪仇眉头轻蹙,“你自己吃吧。我爱不吃水果。”

迪欣然当然看得出他不爱吃水果,平时就没见他吃过,为了补充维生素他每天都吃保健的维生素片。

可是迪欣然觉得那不是补充维生素的最好的方法。

迪欣然郁郁的说:“可是水果对身体好。吃一口乖。”

她将苹果送到他嘴边。

宫雪仇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她竟然说让他乖。从来没有人把乖这个字用到他身上,咋一听仿佛自己是个孩子似的。

他略带玩味的说:“换个餐具我就吃。”

迪欣然有些愣住了,这和餐具有什么关系。宫雪仇指了指叉子,“不用叉子。”

迪欣然起身就要去厨房,却被男人拽回回来,“你干什么去?”

“你不说换个餐具吗。我去拿筷子。”

宫雪仇抱紧她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

迪欣然瞬时就红了脸。

宫雪仇玩味的看着她,“不行就算了。”

迪欣然深吸了一口气,将苹果块放进嘴里,抬头找的他的唇,将苹果一点点推进他的口中。

一番索取后,宫雪仇松开了她的唇,“宝贝,我还想吃。”

迪欣脑袋一黑,他是想吃苹果还是想吃她呀。

还没等她醒过神来,一颗草莓就塞进了她的嘴里。

一盘子水果就这样被吃了给精光,连她嘴边逸出的果汁也被他贪婪的吃掉。

他的手指按在她的朱唇上,立刻有了一个想法。

迪欣然被他吃得也是心绪难平。

“还没好,等好了行不行?”她略低着头,小声的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男人邪魅一笑,轻啄着她的耳珠,“我们换个方式。”

片刻后,舒服的闷哼从男人的喉间传出来。

良久后,迪欣然赶快跑进卫生间将自己的嘴洗干净。

宫雪仇也跟了进来,看着女人羞得可以滴血的脸,他将她紧搂在怀里,“宝贝,谢谢你。”

他知道很多女人都不愿意为男人做这些,他以前的那些女人是为了钱。

而迪欣然他知道,这个女人会简单只是为了爱。她越是这样爱他,他越觉得愧对于他们的爱。越想好好的爱她疼惜她,他想除了迪家的事他不能不做以外,其他的事他都可以为了她而改变。

他的计划不停的再为她做着修正。只是他不知道现实永远要低于人的理想,甚至是残忍。残忍到他们两个人都无法承受。

晚上,宫雪仇没敢,只是老老实实的搂住他的姑娘入睡。

转天,早晨两个人相拥而醒,宫雪仇的唇柔柔的亲着她的额头,“早安。”

“早安。”两人的嘴角都勾着迷人的弧度。

迪欣然没让宫雪仇再做早点,她趁他洗漱的时候就跑的厨房,做了一顿简单的早晨。烤面包,煎蛋,煎培根,还有一人一杯牛奶。

宫雪仇看着他的小女人准备好的早晨,心里暖暖的。迪欣然看他出来了,才进到浴室去洗漱。

出来时男人看着报纸,桌子上的早晨根本没动过。

“怎么没吃?”

男人勾着唇角,拉她做在身边,“想等你一起吃。”

他爱她,想跟她在一起度过每一个瞬间。

迪欣然只觉得自己的早餐每一口都是甜的。

两个人一起走进公司,谁都没有察觉自己的手还牵着对方的手,好像这已经是他们的一个习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不过在公司里惹了所有人的眼球,这个一向冷面的总裁,平时连笑都只是冷笑的他。竟然这般的看着他身边的姑娘连笑也有了温度,更重要的是他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这姑娘的手。

如果现在有人说这不是真爱的话,那么只能是他眼睛瞎了。

迪欣然恍惚间察觉到人们的目光,瞬时发现了他们聚焦的地方,他们的手。

她把手从他的手里往外抽,男人却紧握住,“怎么了?”

迪欣然小声说:“快放开,你没看见大家都在看我们。”

宫雪仇的手握得更紧,“怕什么。”

他把她的手抬像是要宣布所有权一般起放到唇边吻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就是有这样的冲动,冲动得想告诉所有的人这个姑娘是他的女人。

然而时事证明他的确太冲动了,也的确将某些人想象得太简单。

迪欣然窘得不敢抬头,羞涩得被他拉着上了电梯。

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大厅柱子背后的一双恨怨的眼睛。

但是这双眼睛也没注意到还有一双眼睛盯着她。

柱子后面的人拢着周身的怒气出了大厦。

简薇看着那个身影,嘴角勾出一抹阴冷的笑,她断定这个女人和宫雪仇一定不简单,不然有怎么会有让人抢了心肝的表情。

她拿着金凯给她一部防盗听防追踪的手机给金凯打了个电话,“照片收到了吗?这个女人应该和宫雪仇不简单。她刚出大门你派人跟着她吧。”

她挂了电话,轻扬了下头,迪欣然,我就不信你会永远这么幸运。

宫雪仇和迪欣然又挤着进了操盘室,其实操盘室大门的电子锁早就存了迪欣然的指纹。只是宫雪仇一直没告诉她,每次都有这样和她紧贴在一起进入。

半天的忙碌过去了,两个人衬着中午的时间又按照制作公司的安排去了珠宝店选戒指。

迪欣然看着笑得灿烂的老板就觉得他是要挥刀子的节奏。

老板亲自将他们带进贵宾厅,从保险柜里拿出一盒盒对戒。

“宫总裁,这些是纯度精度最好的钻石戒指,您看一下。”

柜员小姐,带着白手套将丝绒的盒子打开,在水晶灯的映照下,这些戒指闪着耀眼的光泽。迪欣然看着那些明晃晃的钻石就知道都是些价值不菲的东西。

其实她不希望宫雪仇在这个上面花那么多钱,难道一个天价的戒指就能保证一段婚姻会天长地久吗?

一段幸福的婚姻即使没有戒指,也不会磨灭两个人之间的爱。她觉得有一个当作纪念就可以了。

宫雪仇原想给她买一个最好的,但考虑到那样的戒指实在是不适合平时带,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要买一个她天天可以带在手上一辈子不摘下来的戒指。

宫雪仇最终选了一款白金底托的钻石戒指,那是一款心形的对戒,这款对戒最大的特点除了钻石是心形外,还有一个就是两个戒指能套在一起变成一个戒指,两颗心形的钻石也会爱在一起变成一颗连着的双心。

宫雪仇非常满意这款戒指的寓意。他就是想告诉她,他的心给了她,他要让她知道他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迪欣然也非常喜欢这对戒指,戒指上的钻石不夸张,而且她也好喜欢这戒指的寓意。

柜员小姐为他们量了指围,好让珠宝师按着他们手指的尺寸修改合适。

从珠宝店出来,宫雪仇就带着迪欣然到自己的宾馆去用餐。

他宾馆的厨师都是从海外聘来的高级师傅,食材也都坚持每天从各地空运过来。

这就是他管理的理念,来宾馆的人都是来享受的,他就是要让他们享受到最好的服务,

而这一点也正是迪家所缺少的理念,所以才被宫氏挤没了生意。即便是现在迪楚平意识到这点的关键,可以他的财政状况他也实在负担不起这笔投资。

宫雪仇和迪欣然一进到宾馆的餐厅大堂的经理就迎了过来。

“总裁好。”

宫雪仇带着迪欣然坐下,“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她对饭真的不挑。

宫雪仇转头吩咐经理,“一个龙虾刺身和一个雪蟹刺身,龙虾粥。一客煎和牛一份蔬菜沙拉一客炒饭。一瓶拉菲。”

经理恭敬的退下。迪欣然抿了下唇,满眼的幸福,他还记得她爱吃这些。

一会儿刺身就上来了,雪|白的透亮的龙虾肉和雪蟹肉摆放在一层薄冰上。

迪欣然用筷子夹起一片龙虾肉,吸进嘴里,新鲜的龙虾肉富有弹性,整个都是甘甜的大海的味道。在喝上一口拉菲简直是绝配。

宫雪仇看着小女人满眼的笑意,心里也是甜的。

“这种生冷的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以后一个月只可以吃一次。你怎么会爱吃这种生的东西?”

“真的很好吃,不信你尝尝。”

她加了一片龙虾递给宫雪仇,宫雪仇没接。

“我不爱吃生的,不过你要是换个餐具喂我,我就吃。”

迪欣然正喝着酒,猛然就被他的话呛到了。

“咳咳”她连咳了几声,脸色瞬时就红了个透。

换个餐具,换什么餐具,她可是领教够了。那天在沙发上两个人的事在脑中不受控的自动回放。

宫雪仇地笑着起身走过去,轻拍着她的背,揶揄的戏问,“想什么能想得把自己都呛着了。”

迪欣然狠狠低绞了他一眼,她想起什么他不知道吗。

经理很有眼力价的把一杯温水送过来。

迪欣然连喝了几口才压下了咳嗽。

再一抬头就看见坐在对面的男人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她,那双眼睛好想要吞了她是的。

迪欣然瞪了他一眼,“不许看吃饭!”

一餐饭吃完,迪欣然的红脸都没有退下。

她硬是用凉水洗了半天的脸,才降下了不该有的温度。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